初夏时节,在尹家钧窑那座有50多年历史的禹县钧瓷一厂煤烧老窑里,一件件精巧的钧瓷珍品渐次出窑。尹建中坚持传统器型,沿袭禹县钧瓷一厂的传统釉方,在百花齐放的钧瓷界静静坚守着。 1961年,尹建中出生。同年,禹县钧瓷一厂建起一座6立方米的煤烧倒焰窑。冥冥之中,时间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其后的10余年间,尹建中和这座老窑各自生长。20世纪60年代,这座窑炉一建成投产,就烧制出了成千上万件精巧绝伦的钧瓷,声名远播,远销美国、意大利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1979年,尹建中高中毕业后进入禹县钧瓷一厂,在加工车间、包装车间、模型车间当工人。从那时起,尹建中很多次在这座窑炉旁工作。 在尹建中的回忆中,这座窑炉伴随着禹县钧瓷一厂的开展创造了光辉的前史。

钧瓷.jpg

尹建中近影 

1978年,邓小平出访日本,赠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的《兽耳尊》便出自该窑。1984年,该窑烧制的《虎头瓶》、《罗汉炉》等四件著作荣获国家金杯奖…… 20世纪90年代,禹县钧瓷一厂逐步走向没落。1997年,随着禹县钧瓷一厂关闭,尹建中和妻子一起下岗,这座燃烧了30多年的老窑也被抛弃。 其后数年,人们逐步遗忘了这座老窑,但尹建中没有。在他看来,禹县钧瓷一厂数十年的前史早已凝聚在这座窑炉之中。尹建中承包了老窑地点的厂院,并于2001年秋重新点燃了这座老窑。在其时的神垕镇,民营窑口如漫山遍野般不断出现,全新的液化气烧窑方法逐步普及。用气窑烧钧瓷不光成本低,而且成品率高,但尹建中有着自己的坚持。 “这座老窑几十年间都是用煤烧制钧瓷的,煤烧的方法早已与这座老窑融为一体。”尹建中说,很多钧瓷大师和钧瓷艺人为这座老窑付出了艰苦的劳动,奉献了自己的芳华和智慧。 运用这座老窑烧制传统钧瓷,尹建中承受着巨大的风险。

钧瓷.jpg

尹建中作品

煤烧钧瓷需求技术与经历,烧成曲线不易掌握,劳动强度大,成品率低。用液化气烧制钧瓷一般10个小时左右就可完结釉烧,而煤烧遍及需求30个小时左右。因为成品率低,煤烧钧瓷很容易赔本,更何况是运用停烧多年的老窑。 尹建中夫妻两人虽然都在禹县钧瓷一厂工作多年,对原有技术已耳熟能详,但想要独立完结烧制难度很大。尹建中虚心向禹县钧瓷一厂的老艺人和烧窑师傅学习釉方配制和火温操控,还将该厂的拉坯高手请到自己身边当技术指导。在测验烧制榜首窑之前,夫妻二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清理窑外的杂草和窑内的淤泥。 在坐卧不安中,尹建中为榜首窑点了火,心境难以安静。他环绕老窑不断踱步,回忆这座窑炉昔日的荣光,也期望从前的光辉庇佑自己。30个小时过后,尹建中等来了自己的榜首窑著作。他冒着窑内的高温,急不可待地扒开窑门。趁着火的余温,尹建中将盛装钧瓷的匣钵搬出、翻开,钧瓷典型的鸡血红、鱼子纹釉色在不同的器皿上似神笔倾泻,包罗万象。 自此之后,尹建中将所有心思都倾泻在这座老窑上。

在他看来,这座与自己同岁的老窑不断烧制出钧瓷精品,他应当心怀感恩,敬畏和呵护老窑。尹建中说,最让他感到欣喜的是,他通过这座老窑将钧瓷的传统技艺传承下去,将煤烧钧瓷的厚重之美表现出来。 在尹建中看来,老窑是有灵性的,自己与它早已融为一体,再难分来。 多年来,尹建中运用老窑烧制出很多钧瓷精品,著作在各大钧瓷展览和评比中不断获奖。在尹家钧窑的展厅里,尹建中的钧瓷著作有端庄古朴、淳厚大气的造型,有如脂似玉、肥润透活的釉质,更有与传统钧瓷一脉相承的艺术美感。 在尹建中看来,这座老窑有自己的传承,想要烧出好著作,就要坚持传统器型,沿袭禹县钧瓷一厂的传统釉方;想要表现传统钧瓷的神韵,必须坚持传统工艺。 “想过改建个气窑吗?”有人从前问过尹建中。尹建中不假思索地答复:“不会,我的钧瓷根基在这座老窑中,我所依赖的也都在这里。” 任何一个年代都有工匠精力的坚守者。精益求精是工匠精力,认真负责是工匠精力。对尹建中来说,坚守老窑,烧制精品同样是一种工匠精力。正如尹建中所说,这座老窑早已融入他的血液。以老窑为枢纽,尹建中在传统与现代的“转换”中让传统钧瓷文明焕发出愈加闪烁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