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口铁足”和“芝麻酱底”是钧瓷的一大特征,是钧瓷胎质和胎体的外在表现。那么为什么会这么称呼呢?神垕钧窑钧瓷网给您介绍:

  “铜口”,是指钧瓷产品口部的颜色,由于多呈褐黄色’似黄铜 之色而得名! “铁足”,是指钧瓷产品底部无釉处的颜色,由于多呈酱褐色,色深似铁色而得名。

  “铜口”的形成,与钧釉的“脱口”有关。在高温下’产品口部 的钧釉由于流动而使釉层变薄,同时釉的透明度提高,可透过釉层 看到胎体,凡是产品造型的凸棱之处都有这种现象,这就是常说的 “脱口”和“出筋”。“脱口”之处由于釉层较薄,釉中的铜量、铁 量较少而不会呈现红色和青蓝色,胎与釉反应的结果,就会呈现出褐黄色,即“铜口”。

  “铁足”的形成,主要与钧瓷的胎质和烧成气氛有关。钧瓷胎泥 中含有一定量的铁质,在还原气氛下高温烧成,胎体的表面无釉处 就会形成一层褐色,而胎体的内部则形成灰色,胎中铁的含量越高, 形成的酱褐色和灰色就越深。此外,装烧时所用的垫饼(液化气烧已不再使用)往往用含铁量很高的耐火土制成,高温烧成时,铁质从垫饼扩散到底足处,也会形成铁足。当然,如果胎中的含铁量很少,或者不用还原气氛烧成的话,就不会形成铁足。例如宋钧官窑出土的瓷器中,有的足部胎体无论外观还是断面均呈黄色,就是烧成时气氛氧化的结果。

  “芝麻酱底”是指钧瓷产品底部类似芝麻酱色的一种护胎釉,也叫芝麻酱釉。这种釉起始于宋钧官窑,当时为皇宫生产的陈设类钧瓷,如各式花盆及盆托、鼓钉洗等,系采用环状支钉圈支柱产品的底部入窑烧成,如果底部釉涂得与其他部位一样厚的话,烧成后留下的支钉痕就会太大,很不雅观,故上釉时窑工把底部的釉刮去,然后涂上一层很薄的稀釉,这种稀釉一般是青蓝色釉,由于釉层很薄,烧成时与胎表面反应而成芝麻酱色。个别的也有涂—种酱黑色釉的,这种酱黑色釉的特点是光泽比前面所涂的稀釉要亮。涂芝麻酱釉的目的是掩盖产品底部大面积无釉的状况,使其美观。后来芝麻酱底就作为瓷器的一种特征保留了下来。新中国恢复瓷器生产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瓷器产品的底部基本上都有芝麻酱底护胎釉。但20世纪90年代以后生产的钧瓷就不是如此,有好多产品的底部无釉而直接露出泥胎的本色 “铁足”。

  需要说明的是,钧瓷的“铜口铁足,和“芝麻酱底”也存在着窑变效应,由于温度或气氛不同,使其颜色有所变化,如“铜口”可呈现茶黄、深褐色,“铁足”色则有深有浅。

  神垕钧窑钧瓷网了解到传世的宋钧官窑产品当中,个别器型由于口部破损,后人有用金属铜包镶其口的,这种铜口与我们上述的“铜口”是两码事’不可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