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阳常思钧瓷工艺创新,他将浮雕工艺运用到传统钧瓷器形上,令人耳目一新。

     钧瓷嫁接浮雕技术有三难:成形难、雕刻难、烧成难。尤其在雕刻时弄不好素坯就开裂或破损,不但白费功夫,还增加了成本。李向阳的手工雕刻作品,刀法细腻,形象栩栩如生,实现了雕刻图案与柴烧钧瓷的完美结合。2014年创烧的《跃马尊》,以浮雕工艺为视觉中心,口径部位施以月白釉,腰腹往下施以紫红釉。在月白釉与紫红釉之间,是一圈经过精雕细刻的胎体。胎体裸露处用跳刀工艺和浮雕手法,塑造出三匹灵动飞扬的奔马形象,惟妙惟肖,十分传神。在骏马身侧,独辟蹊径刻篆书“马”配搭。同类作品还有《飞天》《蝴蝶尊》等,形象灵动传神,釉色搭配自然。

      因擅长雕刻技艺,李向阳创作的钧瓷赏盘也别具特色。他2016年创作的赏盘《惜时》,呈三层结构,内含中心盘,盘中窑变出一朵葵花;中心盘外,镂空雕饰16片花瓣,釉色蓝紫;花瓣外围镶嵌19颗乳钉。作品用两个数字喻示人生花季,釉色与造型都与一首劝人惜时的诗相应:“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他创作的赏盘《荷塘月色》,雕刻荷叶与荷花,施以不同釉色,搭配适宜,一派荷塘美景。

      从事钧瓷艺术创作20余年来,李向阳深入研习器形特点、釉色变化以及各个时期钧窑的风格与艺术成就,特别钟情于汉唐风韵。他的作品,从茶具到赏器,逐渐形成了以汉篆、汉唐画、汉唐雕纹等文化元素为主题的表现风格,颇具古意。“做瓷如做人,来不得半点儿马虎。我的每一件作品,都应该代表我的技艺、我的品格,代表我对钧瓷文化艺术的追求。”李向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