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与清华大学张守智教授的交谈中,张教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从唐到宋,执壶一直是北方诸窑,包括钧窑的主打产品。钧窑的壶,为什么不能做得精细点?为什么不能走向实用,接受市场的考验?”

       张教授的提问让李建峰有了新的努力方向,他开始尝试摸索着做钧瓷壶。为了解决烧制过程中常常出现的壶被烧裂、壶盖和壶身嵌合不严、釉厚容易流动将壶盖和壶身粘连在一起等问题,他反复前往宜兴学习借鉴紫砂壶的制壶技巧和经验。摸索改进钧瓷的制作工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反复烧制试验,令他满意的钧瓷壶终于烧制成功。

       李建峰的钧瓷壶,全部采用手拉坯制作,壶体简洁清朗,线条流畅,壶口壶盖丝丝相扣,浑然天成。他烧出了小如指盖的钧瓷壶,烧出了满釉钧瓷壶。细细品之,壶盖与壶身的接合处,开合自如,细密无间。用壶倒水,水流顺畅,但按上壶盖上方的壶眼,壶水则戛然而止。这些钧瓷壶在实用中已达到甚至高于紫砂壶的标准,同时为钧瓷工艺的精细化提供了有益借鉴。《大唐梦华》《清风竹韵》《冰清玉活》等钧瓷壶系列的相继创作完成,让人们提起李建峰,想到的就是钧瓷壶。在神垕风起云涌的制壶热潮中,李建峰淡定自若。他跳出了钧瓷壶原有的框架,摆脱紫砂壶风格的桎梏,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钧瓷壶风格。

        如今的李建峰,成绩斐然,获奖不断,但在东升钧窑中,最容易找到他的地方一定是工作室。静下心来,耐得住寂寞,只要有时间,李建峰几乎都会沉浸在钧瓷壶的世界,坚持创作。这在日渐浮躁的钧瓷界,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也是一位大师的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