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跟随杨志大师学艺的过程中,李胜强对钧瓷有了独到的感悟。他认为,做钧瓷应敬 古,但不能一味仿古,要走继承创新之路,现代人应该按照道法自然的规律,以前人的实践 为指导,结合时代审美,创作出有自己艺术风格的作品。

       与老一代的钧瓷艺人相比,李胜强不仅重视实践,还十分重视向书本学习。在他的书柜 里,整齐地摆放着上百本专业书籍。其中,《靑铜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艺术鉴赏》《景德镇瓷板画精品鉴识》《中国工艺美术馆雕刻艺术珍品集》等是他经常翻看的书。

     “大漠波涛热浪涌,楼兰文明没其中。钧窑炉火千年红,吾求技艺添春风。”李胜强在 一个笔记本中,工整地用一首首小诗记录下他的创作灵感,抒发着自己对钧艺孜孜追求的情怀。多年来,李胜强夫妇怀着对钧瓷艺术的虔诚与敬畏,依托传统钧瓷釉种,通过反复试 验,相继研发出了“羽毛釉” “龟背釉” “翡翠红釉” “雪舞银龙釉”等釉色。

    “羽毛釉”的诞生,仿佛是一段传奇。有一天李胜强入窑烧钧瓷,突然山雨倾盆而下,从 屋顶渗下的雨水溅上正要入窑的坯体,使表面釉层显得坑坑洼洼。“按理说,这一批已经是不 能烧了。但当时有种强烈的冲动把它烧出来。”李胜强回忆说,他尝试进行补釉,在多次试验 以后,出窑时,那些有雨水的地方出现了雨点状的淡色斑斓,均匀铺开,好似片片羽毛飘飞, 动人至极。后来,经过长时间试验摸索,李胜强终于总结出了这种“羽毛釉”的烧制规律。

    “钧瓷艺术美的核心是窑变,是釉色在火中的幻化。正是有了这种万彩变化,钩瓷才有 了生命力。”李胜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