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从窗户里斜射进来,打在素坯上,打在旋转的旋坯轮台上,也打在一位正认真旋坯的老者身上。老人身着背心、短裤,戴一副大大的老花镜,眼神中透出一股坚定和执着。他一丝不苟地旋坯,不时用嘴吹掉那些泥屑,时光随着旋坯转台在转动,但他沉浸在艺术创作之中,全然不顾艺术之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