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杨廷玺看来,任何时期的艺术作品,都是当时社会文化的印记。钧瓷在宋徽宗时期被封为御用官瓷。宋徽宗信奉道教,在艺术上追求道法自然、清雅高洁。因此,钧瓷从那时起就已形成造型端庄简约、釉色玉润、窑变自然、天人合一的艺术风格。在漫漫历史长河中,钧瓷文化与释、儒、道等文化血脉相连、密不可分。

     杨廷玺的作品,不断有儒家、道家、佛家等各种文化观点碰撞融合,体现出多种文化的交会升华。《玉蟾纳福》《国泰鼎》《德义尊》《永和尊》等作品,即蕴含着福禄寿喜、国泰民安、厚德载物等吉祥文化元素和传统儒家思想。

 钧瓷作品《通天瓶》是杨廷玺的代表作之一。他以道家修炼至臻而得通天法术为思路,以传说中的“小口通天”为渊源,结合汉代陶制法器造型,设计了以浑圆、菱形为主要线条元素,张弛有度、收放一体的钧瓷灵器。其通体的蚯蚓走泥纹寓意通天达地、天地交融,纹路腾挪、奔腾不息、日夜东流、周而复始,最后回到起点瓶口,体现了一元复始、万境归一的道家观点。该作品在第一届“大地奖”陶瓷作品评比中荣获金奖。”

传统钧瓷的造型古朴端庄,装饰简单大方,釉色自然洒脱,其审美属性和文化内涵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体现着中国传统“道与器”的艺术精神。杨廷玺坚持以传统为基,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结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通过不同形、意等表达方式,讲述着民众对富贵吉祥的追求与期望,设计出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的作品。其作品《龙吟乾坤》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尊杨”在造型、色彩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造型上注重口径宽阔、短颈、鼓腹,龙纹以杨廷玺塑贴的手法分别作为器身的耳饰与足饰,呈现出对称均衡的审美特征,匠心独运。其作品《凤鸣九州》将主体凤纹以四面延展的构图方式呈现,左右穿插对称,采用幻想和浪漫主义手法,不拘一格地进行变形,跨越了文化的地域性,彰显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