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年的钧瓷实践中,杨国政练就了许多独门技艺。

     先说烧窑。当年,神垕窑场曾有一个顺口溜,叫作“邢国政的形,辛国政的釉,杨国政的火”。烧窑是钧瓷生产中最累的活之一,不仅枯燥乏味,还要整夜与窑厮守。但杨国政认为,钧瓷的美就是窑变的美,而窑变的关键是烧窑。烧成的火焰性质、温度和时间都对钧釉的呈色变化有重要影响。因此,要想得到钧瓷珍品,必须掌握烧窑的科学规律。多年来,他将自己的烧窑心得一一记录下来,对各个环节进行对比分析,探索出一套烧出精品窑的规律。

杨国政s.jpg

      再说拉坯。杨国政喜欢拉坯,喜欢泥土在自己手上由腐朽化为神奇的那种感觉。凡是他签款的作品,大多由他亲自完成。他把揉好的泥块放在转台上,双手扶住泥块,右手拇指从顶部中心点压下,之后从底部向上缓缓提起,在匀速状态下将坯体逐渐拉高,然后双手指尖内外相对,右手稍用力,在外扩中渐渐拉薄坯体。轮子在旋转,双手在舞动,十几分钟过后,一个深口大钵就出现在了杨国政那宽大厚实的手上。

     杨国政作品的釉色以“宋钧神韵、里蓝外红”的特色在钧瓷界享有盛誉,并深受藏家青睐。他的作品器形并不硕大,但古朴端庄,釉色温润清丽,色重不媚、淡而不寡。既有湖蓝之静美,又有红枫之秋韵,给人厚重、简约之美。

杨国政.jpg

     杨国政坚持使用手拉坯技艺,作品釉色丰厚、绚丽润泽,红而不显其妖、蓝而不显其俗.杨国政的作品让北京、广东、上海等省市的藏家接踵而至,并成为美国、日本等国收藏界人士的珍爱。中国陶瓷协会副理事长、河南省陶瓷玻璃行业管理协会会长王爱纯对杨国政的作品曾给予高度评价。她认为:“近年来,由于注浆等工艺的普遍使用,手拉坯制作的越来越少,杨国政一直坚持手拉坯制作,其作品独一无二。从釉上来说,厚重、有特点;从形上来说,讲究、大气、简洁、精到;从火候上来说,独到、实属奇美。”亦有藏家指出,杨国政制作的钧瓷古朴厚重、典雅端庄,简洁大方、线条流畅,体现着古代宫廷的崇高和法度,表露出清新练达的民族含蓄之美,蕴含着人性与作品属性融合在一起的深刻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