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耕耘,一生辛苦,从“为伊消得人憔悴”到“蓦然回首的灯火阑珊”,他的头发已花白,额头已有皱纹,精雕细琢素坯时已需戴上眼镜,但坚毅而深邃的眼神中,流露的是对事业的执着与坚韧。在泥与火的艺术中展现中华之鼎盛,这是翟群创立华鼎钧窑的初衷,也是他念兹在兹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