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到晋晓瞳大师,仿佛有种不温不火的感觉,但如果有共同语言,聊得对路,他就显得特别热情和真诚。

       晋家钧窑位于禹州市神垕镇开发区。偌大的展厅里,展出的是晋晓瞳经典代表作。那天,晋晓瞳引领着笔者,一件作品一件作品地介绍。笔者一边惊叹晋家钧窑作品的艺术表现力,一边暗暗赞叹晋晓瞳对钧瓷器形、釉色以及整个烧成工艺的学识和造诣。

       晋晓瞳的父亲晋佩章,是首批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被誉为钧瓷界的泰斗。但刚入行的晋晓瞳,师承则是其他诸多钧瓷大家。

      1980年,17岁的晋晓瞳进人禹县钧瓷美术厂,师从文付章师傅,学习窑变钧瓷的烧制技艺。后来,随着禹县钧美二厂招工,他进厂做了一名徒工。1984年,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在神垕举办河南省陶瓷设计培训班,晋晓瞳有幸入选。培训班结束时,晋晓瞳创作的梁山泊一百零八将人物头像,深得培训班老师徐国祯的赞赏,经过徐国祯的大力推荐,晋晓瞳进入当时的禹县钧瓷二厂设计室,追随邢国政、温大木、温国立等大师,从事钧瓷造型的雕刻与设计工作。

      多年之后,每每提及此事,晋晓瞳常说的一句话是:师恩深重。在他看来,如果没有这些珍贵的学习机会,他后来从事钧瓷艺术创作也就无从谈起。

      晋晓瞳在禹县钧瓷二厂设计室担任设计员时,受到当时新兴的现代陶艺风潮影响,曾怀着强烈的创作冲动,用泥片镶接的方式,利用一年时间潜心创作新型钧艺作品40余件。 

       到了20世纪90年代,国有集体钧瓷企业举步维艰,全家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在非常拮据的生活条件下,晋晓瞳跟随父亲晋佩章,在家里建起窑炉,重新开始钧瓷创作。这时的晋晓瞳,一边在父亲身边学习,一边为父亲做一些辅助性的研究工作。在晋老先生的培养下,晋晓瞳从陶瓷材料人手,拉坯成形、雕塑造型,逐渐深入到钧瓷坯釉配方的各项工艺研究中。经过十几年的技艺磨砺,他渐渐地成为技艺全面的行家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