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晓瞳的个性,在于他的“认死理”,一旦目标确定,便会不计成本,一往无前。

      柴烧是钧瓷最传统的烧制工艺,迄今已有千年的历史。随着煤和天然气的出现,钧瓷历经多种烧成方式,柴烧工艺早已不复存在。但在2004年,晋晓瞳却主动放弃父亲惯用煤窑烧制钧瓷的方式,率先在神垕瓷区尝试柴烧工艺的恢复,且十几年探索不止,在钧瓷界传为佳话。

      在《柴烧的心结》一文中,晋晓瞳这样写道:“宋代钧瓷是用木柴作燃料的,宋代钧瓷的艺术魅力跨越了十个世纪,直到今天还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艺术魅力,如何再现钧瓷这种神韵,柴烧钧瓷成了我多年牵肠挂肚的心结。”

      晋晓瞳的作品以瓶、尊、洗、鼎等传统器皿为主,长期坚持手工制坯工艺,采用柴烧工艺烧造,牢牢把握“窑变艺术是钧瓷艺术之魂”的基本原则,给钧瓷的釉色注人新的活力。

      他的作品青如碧草,红若海棠,紫若茄皮,自然窑变构成了一幅幅精妙绝伦的美妙图案,艳丽如极地神光一样的润朗活透,柔和似江南水乡一般的涓涓妩媚,厚重若甘醇美酒一般的韵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