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伟十分注重钧瓷文化理论的交流与研究,在工作、创作的同时坚持著述,在《古陶瓷研究》《文物天地》等核心期刊先后发表40多篇论文。2006年,他与人合作编写《台窑发现与探索》一书;2010年,再次与人合作编写了《中国历代钧瓷釉色》。

      在中国陶瓷界,关于禹州钧官窑陈设类“官窑”瓷器的创烧年代一直存在争议。

      张金伟领导禹州市钧瓷研究所科研人员,在充分掌握考古资料并总结研究的基础上,得出了禹州早在隋唐时期就是规模较大、发展成熟的瓷区的结论。2005年11月,在中国禹州钧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张金伟宣读了论文《钧窑相关问题之我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在会上掷地有声说:“无论从田野调查、考古发掘上来看,还是从艺术风格上来看,官钧属于北宋确凿无疑!”

      科学技术的进步,能逐渐澄清历史论争。2017年9月9日,在禹州钧官窑址博物馆举行的首次《钧窑学》学术研讨会上,张金伟发表了论文《宋代钧官窑的考古学研究》。来自故宫博物院的文物科技研究领域科学家苗建民详细公布了其学术团队热释光测定钧窑标本年代研究成果,做出不支持陈设类官钧瓷器烧造年代“明代说”的结论,对张金伟10余年的研究结果给予了有力的佐证和支持。

     多年来,在张金伟的组织和推动下,禹州钧官窑址博物馆发挥宣传、教育、展示、交流功能,逐步成为国内乃至国际钧瓷领域学术交流的重要场所,许多重要活动先后在这里举办,见证了钧瓷发展史上的诸多重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