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扎实的功底,有了“钧痴”的意志,张自军以武人执着进取的精神,在钧瓷技艺领域开始不断尝试开拓性创新。

     钧瓷、妆瓷、官瓷在宋朝之所以能达到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除造型古朴典雅、端庄大气外,更在于它们釉色温润如玉、丰富多彩。在2014年以前,三大名瓷中只有钧瓷恢复了柴烧技艺,汝瓷、官瓷还未破解柴烧之谜。在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倡导下,张自军以三年试验和探索为基础,与汝瓷、官瓷的多位名家合作,于2014年6月第一次在钧瓷窑炉中成功实现了“钧、汝、官”三大名瓷同窑烧制,使妆瓷、官瓷柴烧工艺重见天日,填补了历史的空白,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此举开创了一窑成功柴烧多瓷种的历史先河。

     对釉色的独到运用一直是张自军引以为傲的特色。他掌握了几十种独有的配方,釉色多变,又具有现代艺术设计的审美。其创烧出的孔雀羽衣釉,窑变效果如同孔雀羽毛一般,飘逸飞扬,富于灵动变幻的美感;色彩丰富,不失厚重多姿的宏大。

     张自军的作品,少有大红大紫的艳丽色彩,厚重中尽显温润古朴之感。而造型上,他一直坚持简洁之美,力求造型、线条和曲线符合黄金比例。张自军以“钧痴”“武痴”的创新精神和坚韧意志,将炉钧张工作室的钧瓷烧制出了独有的个性。

   “老牛老来甘埋头,步步耕耘不求酬;青草吃饱已是乐,白骨愿入艺人手。”这首国徽定型设计者高庄教授80寿诞的铭志诗,后来被张自军请大相国寺释心广法师亲笔书写,裱好后挂于座右,时刻提醒自己向曾教导过自己、改变自己人生的诸位恩师看齐。他说:“我要在感恩各位老师的基础上,在有生之年,努力将钧瓷艺术发扬创新,并传承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