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垕镇政府东邻的一条小巷依势北上,走不远就到了博古堂钧瓷坊。在大门口给张文建打了电话,进得院落,仍不见人影。喘口气的工夫,他睡眼惺松地走出迎接,笑眯眯地竺笔者解释:“一直守窑,太磕睡了,刚醒。”说完,便不多话,但依然是笑眯眯的,给人一种和霭可亲的感觉。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场不在大,出好作品就行。张文建的柴烧钧瓷,成本不菲,成品率低,但为了追求作品的完美,他一直使用最好的材料、采用最苛刻的工艺,从选料到成形,从上釉到烧制,几十道工序都精益求精。多年来,他就这样一直默默坚守着前行,追梦钧海不言悔。

张文建.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