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直坚持烧这种‘老钧瓷’吗?"笔者问。

    “有句话好像叫作‘只有传统的才是经典的’,我的认识可能有些狭隘,但我认为经典的就是好的,要想制作出经典的作品,就必须坚持去做最传统的、能流传下去的钧瓷。所以,从做钧瓷开始,我就坚持用柴窑烧制钧瓷,偶尔也用煤窑。我常年使用的钧釉只有两种,一种是当年禹县钧瓷二厂最常用的钧红釉,一种是炉钧釉。我所选的器形和釉色决定了我做的钧瓷不会有复杂的造型和华丽的色彩,但它们古朴端庄、大气厚重,能让人感受到钧瓷的魅力,令人爱不释手。”张文建自信地说。

       张文建做事很执着。柴烧钧瓷成品率低、成本高,但为了追求钧瓷作品的完美,他不惜成本,从选料、成形、上釉到烧制的几十道工序都严格把关,一丝不苟。出窑时,他像当年在质量管理科工作时那样,认真检查,稍有瑕疵,当即砸掉。多年来,他就这样一直坚持着。

       张文建的钧瓷色釉迥异于其他窑口,在于他的四个坚持,坚持用原禹县钧瓷二厂最常用的钧红釉,坚持传统工艺,坚持传统造型,坚持用柴烧制。他选用的木柴,是特意从鲁山西部山区购进的含热量高的优质栗木;他聘请的烧窑师傅叫霍振保,是神室有名的“烧窑匠”,同时要求釉烧的温度不低于1300℃。他的窑口取名博古堂,就是寓意向传统经典致敬,传承传统经典,弘扬传统钧瓷艺术。

       张文建始终认为,钧瓷的特点就是胎质敦实、造型端庄、釉厚为本、窑变为神、开片为奇、釉画为绝,坚持千百年传承下来的经典造型,使用玉质莹润的老釉方,采用柴烧技艺,才能烧制出端庄典雅、釉质浑厚、色彩瑰丽的珍品钧瓷。一旦烧成,便是不可复制的艺术孤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