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5.png

  刘志钧,正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设计师,先后被授予郑州市劳动模范、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市级传承人、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等荣誉称号。2018年12月,刘志钧被省总工会、省人社厅联合评为“中原大工匠”。

  如今,有着诸多荣誉和头衔的刘志钧对于钧瓷技艺仍保留着敬畏的态度,他说:“我仍在爬山,仍在探索。”

  打开陶瓷艺术的大门

  孩童时的刘志钧第一次到神垕瓷区,是因为其父设计的药瓶在神垕生产。“神垕”的“垕”字取“皇天后土”之意,这里是钧瓷的发源地。父亲与他人谈工作时,刘志钧就在一旁玩泥巴,在神垕瓷厂的展厅里,他接触到了各种造型和釉色的钧瓷,刘志钧第一次感受到了钧瓷的魅力。

  年轻的刘志钧最早想当画家,考入湖北美院后,他发现搞设计很有趣、新鲜,便由国画专业转入了工业造型设计专业。

  三十多年来,刘志钧先后师从张守智教授学习陶瓷艺术设计、师从杨自鹏、杨文宪等老师学习陶瓷设计以及热工工艺,师从“钧瓷泰斗”晋佩章学习钧瓷配釉以及烧造工艺,老师们的启蒙与教诲奠定了他与众不同的高起点。

  吸收了丰富的传统陶瓷技艺之后,刘志钧渴望以全新的角度和形式表现钧瓷艺术。他的速写本一直不离身,有灵感时便把脑海中的形象画出来,遇到好的造型便思考如何和钧瓷工艺结合创作,这些年下来,总共累积了三十余本创作素材,每本都有百余个的器皿手绘速写图。

  他的第一件钧瓷作品《腐》,就有跟“不变革、不创新、腐朽到顶,将走入腐朽之路”的钧瓷“较真”的特殊意义,即使是在20年后的今天,这件作品仍然充满了新意。

  

6.416.png


  “志钧盏”的传承与创新

  品茗离不开茶盏,好的茶盏能让茶水更具滋味。几年前,张守智先生曾对刘志钧说“能把盏做出花来,在中国陶瓷界也是凤毛麟角的”,此后,刘志钧便开始留心盏的工艺。2015年伊始,他开始着手“志钧盏”的设计与创作。

  “志钧盏”打样的过程历时半年有余,在瓷区多数时间,刘志钧闭门谢客,躬行于工坊与窑室间。为了解决工艺上的问题,他会连着拜访几个窑口的师傅;在山区连走十几里山路,只求访上乘的材料。

  他坚持既要保持传统手工工艺,又要严控品质、有所创新。模具成型不能体现志钧盏的灵动线条,他就采用传统手拉坯,一个星期下来手指的茧子又起了厚厚一层。行里人都知道,手工拉坯做瓷器,三分拉制七分修,而刘志钧则是将重点放在了拉坯上,他说:“神垕的老师傅们拉坯制碗后,形制规整,只需修出碗的底足即可,这种高超的技艺现在已经逐渐流失了,我有义务将它保存下来。”

  此外,他在形状、纹理和釉色方面尝试了近三十余种不同的工艺和手法。为了提高烧成工艺的稳定性,他甚至对柴窑窑炉也做了一番调整。

  “志钧盏”的精品率平均不足百分之十,他将精品之下的“志钧盏”都列为不合格,而合格的都是打碎了处理,一部分磨成粉粒,作为加入制作大件器物用泥的熟料,一部分用作地面和墙面的装饰材料。

  刘志钧介绍,“志钧盏”的灵感来源于古典名器“罗汉碗”、“鸡心碗”,在造型上融合传统与现代的风格,在工艺方面精益求精。深谙茶道的著名艺术家于会见曾说,“现代钧瓷茶盏珍品,非‘志钧盏’莫属也!”。

  

6.417.png


  将科学与艺术相结合

  在不断创新的过程中,刘志钧感触颇多。他认为,陶瓷艺术是陶瓷科学与陶瓷艺术的完美结合。科学,即对陶瓷科学的把握、运用和深度研究,钧瓷的烧制不仅遵循一般陶瓷制作的规律,也存在一些特殊的技巧。艺术,即从生活上善于发现和捕捉美,从中体会美的形式,同时搜集各类素材,丰富表现形式,催生新的创作灵感。

  因此,他带领徒弟一边潜心学习工艺美术创造设计,一边努力学习化学、材料学、物理学等相关学科知识,并将学到的知识充分应用到工业设计、加工过程中。

  在陶瓷矿物材料应用中,有个技术“铁律”是“传统钧红釉不可能结晶”,但是刘志钧发现偶有成品的釉面存在结晶结构。因此,他从相关钧釉配方中对比筛选了19种,通过57次烧制调试,终于在三种配方中发现了明显的铜结晶结构。

  之后,他对这三个配方展开了对比试验和调配,历时5年,终于研制出艺术釉“金花多彩釉”,这在我国陶瓷界属于独有,也丰富了钧釉窑变釉彩的表现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