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努力进取、精益求精,追求品高、艺更高的境界。只有用心血凝聚而成的艺术瑰宝,才能传之干载而不朽。

     2005年春季的一个中午,晋晓童到报社找笔者,他受钧瓷艺术大师阎夫立先生的委托,想谈一下柴烧钧瓷。当时,钧瓷研究所、星航钧窑都在用柴试烧钧瓷,这个身体瘦弱、个头儿不高的年轻人能有什么作为?因此,笔者只是简单地寒暄几句,颇有点不以为意。

     但是,当笔者读完晋晓童写的《柴烧钧瓷亲历记》后,便感到轻慢他了。晓童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晋佩章的儿子,在大师光环下成长起来的他,竟是那么才华横溢,那样渴望超越。这篇用心、用汗写成的记事散文,文字优美,情真意切,处处闪烁着智慧的灵光。那柴窑试烧时的焦虑与苦闷、冲动与喜悦、对钧瓷艺术未知领域探索与追求的渴望,在文中挥洒得淋漓尽致。

     于是笔者专门去拜访了晓童,就是想消除残存的一丝疑虑:晓童做的能比写的更好吗?来到他的展室,柴烧的钧瓷呈现在最显眼的位置。那几十件如玉之柔润的作品,折射着极地神光的气魄和壮美,流露着江南水韵的明丽和妩媚,诉说着千年钧瓷文化的深厚和神奇。我知道了,晓童做的比写的更出色!

     交谈自然从柴烧开始。晓童说,钧瓷之美,美在奇妙万方的窑变。自古至今,钧瓷烧造所用燃料计有柴、炭、煤、石油液化气四种类型,不同的燃料适用不同的窑炉与不同的烧造工艺,而用不同的烧造工艺制出的钧瓷作品,其艺术风格也各不相同。用炭、煤和液化气烧制钧瓷,他都曾亲历过,独钧瓷柴烧工艺因失传700余年只闻其名而未睹其容。因此,他特别渴望尝试这种新的挑战。

     晓童出生于古镇神垕,从小在父亲那里接触到了不少前辈钧瓷艺人,把玩过他们创作设计的各式各样的钧瓷作品,耳濡目染,心中对钧瓷生出了一份特殊的亲近感,对钧瓷窑变艺术更是情有独钟。晓童14岁那年,父亲在借住的宿舍边砌起个两尺见方的小炉,用这个小炉检验他多年记录整理下来的技术资料。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晓童理所当然地成为父亲烧成实验的小帮手。这是晓童首次接触用炭烧制钧瓷。17岁那年,高中毕业的他被父亲以临时工的名义安排到了当地的钧瓷一厂,主要学习烧成。在晋佩章看来,钧瓷是火的艺术,集中了钧瓷所有的难点和精彩。经过几年的磨炼,晓童逐渐领悟到了煤烧工艺窑变艺术的神奇。后来,他又在邢国政等老师的帮助下,学习了造型、配釉等各道工序。

     笔者问晓童,在他父亲那里究竟得到了多少真传,晓童说:“父亲并没有传给我多少技术,而是教我悟出了一些道理。过去,别人在技术上有求于父亲,他总是耐心指导;而到了儿子,却总是要求我亲手试、亲手做。炉钧花釉是父亲在继承炉钧精髓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工艺和人们的鉴赏习惯研制出的一种新釉,很受社会欢迎。不少窑口想仿制,父亲就毫不保留地提供釉方。我不理解地说,你这不是自断财路吗?父亲却说,一个人要想进步,必须有人在后边用鞭子抽你,人只有不断地放弃自我,才能不断攀越新的高峰。”

     也许正是父亲的这些教导,使晓童的眼界更加开阔。透过历史,他将目光盯上了失传700多年的钧瓷柴烧。2004年2月,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他收购了一座小瓷厂,开始了解开钧瓷柴烧之谜的梦想之旅。一年多的时间,在20多万元人民币化为灰烬之后,晓童见到了那种梦寐以求的珍宝。抱起这些珍宝,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种点燃绸绒取暖的幻觉,所有感受难以言表。

    晓童说,宋代钧瓷的艺术魅力跨越了10个世纪,直到今天还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艺术芬芳,让无数艺术大师们叹为观止。再现这种美丽的神韵,将是他毕生的追求。

获奖情况:

2004年恢复钧瓷柴烧技术成功.受到中国民协陶艺委嘉奖。

擅长领域:造型设计、烧成工艺、釉彩调配、理论研究。

釉色特点:雄浑壮丽、美妙多姿、内涵深厚。

造型特点:以瓶、尊、洗、鼎等传统器皿造型为主。

烧成方式:柴烧、煤烧。

常用底款:刘山窑、晋家钧窑、龙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