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

    没有前卫艺术的概念,就没有超现实的力作。

    只有寻觅中华本土古老的艺术真谛,吸收传统陶艺之精华.才有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作品才会富有内在的美。钧瓷传统文化是我创作的基础,泥、火之性是我陶艺之根本。

     贺文奇与神垕的众多艺人有许多不同:年届不惑却留着披肩长发;在很正式的场合,张口能说流利的普通话.他的书法,更是信马由疆,狂傲不羁。这在具有千年历史的钧瓷古镇,的确让人感觉很另类。

    另类,是贺文奇追求的风格。他认为,钧瓷艺术在中国的陶瓷艺术中就是因为另类才独树一帜。

    贺文奇从小就生活在“十里窑火”的神垕,在烟笼钧火的氛围中,他对钧瓷有着格外的情致。作为陶瓷手绘工的母亲又让他不断汲取着艺术的营养。1982年,18岁的贺文奇走进了禹县钧瓷一厂,由此开始了20多年放飞钧瓷艺术的梦想。

    在千余年的钧瓷发展历程中,造型始终沿袭传统,以瓶、罐、洗为主,中规中矩。即使有些改革,也是在原有造型基础上进行比例上的调整。酷爱艺术的贺文奇常常突发奇想,能否赋予这些规整的艺术品历史的印记,使之变得更有个性和时代的张力?

    1987年,著名艺术大师韩美林来到禹县钧瓷一厂,他那风格迥异的雕塑艺术,使第一次接触到现代陶艺的贺文奇兴奋异常。一个普通的动物造型,当地艺人常常采用写实的手法,追求形象,而到了韩美林手上,则通过多种表现手法追求神似,使这些小动物更加活泼可爱。大师独特的创作手法及对现代陶艺的深刻见解深深地启发了贺文奇。原来,钧瓷的造型完全可以借鉴和嫁接中国的各类造型艺术,有了这种嫁接,再配以独具特色的釉色,钧瓷不就更能体现艺术的魅力吗?

     借鉴先从模仿开始。从1988年开始,贺文奇每年都要到龙门石窟,对山中的佛像进行写生,在模仿中感悟艺术的真谛。他认为,这里集中体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那一座座富有灵性的雕塑,是无数艺人一生的智慧结晶。除了雕塑,贺文奇还留意古时的青铜器、唐俑等各类造型,并将其中的艺术精髓融人自己的创作之中。1993年,贺文奇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建立了“三人陶艺工作室”,开始做他钟爱的现代陶艺。1996年,他又和一个古陶瓷商人合作,成立了“钧瓷艺术研究室”。但这两次合作,都是无疾而终。一个主要原因是,贺文奇一直想创作一批具有艺术风格、富于时代气息和个人特色的现代陶艺作品,但这种较为前卫的创作理念还存在着“叫好不卖座”的现实。经过反复思索,2002年,贺文奇创建了属于自己的、以现代陶艺为主的工作室,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现代陶艺之路。

    在贺文奇的工作室里,人们会发现有不少仿古代的陶艺作品。这在以钧瓷为主的古镇,似乎显得与众不同。仔细观察这些陶艺,造型丰富、立体感强,夸张写意、奔放自如。作品借鉴了青瓷、磁州瓷等多瓷种的表现形式,是近年来为数不多、极具个性的作品。

     2006年初,贺文奇带着他的陶艺作品蓦然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在许昌博物馆的展厅里,150多件陶瓷雕塑,构思奇巧,新意迭出,生动地展示着贺文奇20多年创作的思想烙印。在许昌博物馆举办个人作品展的间隙,许昌钧瓷艺术研究会专门为其召开了作品研讨会。大家在赞扬有加的同时,提出了一个问题:作为钧瓷母地的艺术家,为什么把如此多的精力用在了陶瓷艺术上?贺文奇说,钧瓷才是缠绕我终生最美丽的一个梦。之所以把大量时间用在陶艺上,是希望以此总结钧瓷艺术的创作方向,从而做出更有时代色彩、更具艺术表现力的钧瓷。在他看来,创新,才是钧瓷艺术的生命源泉。而创新最好的办法是寻觅中华本土古老的艺术真谛、吸收传统陶艺之精华,从而形成独特的艺术个性。

    当贺文奇用自己对生活、自然,对陶瓷雕塑艺术的感悟,通过心的塑造和炉火的洗礼,将一件件陶瓷艺术品呈现在众人面前时,我们有理由相信,贺文奇一定能够创作出更加令人震撼的钧瓷作品。

获奖情况:

     创作的小口胆瓶,1987年获河南省陶瓷艺术设计一等奖。

    与他人合作设计的天目瓷茶具,1989年获河南省轻工业厅优秀新产品设计一等奖。

擅长领域:钧、陶瓷造型设计及工艺。

釉色特点:以钧花釉为主。

造型特点:以人物、动物雕塑为主,兼有时代感强的器皿造型。

烧成方式:气烧。

常用底款:神陶人造、文奇情意、文奇陶艺、陶一家人、贺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