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 每件钧瓷作品都融入了制瓷人的思想和灵魂。人无魂,不能立于世;钧无魂,不能出珍品。人有人品、人格,钧瓷也有钧品、钧格。欲做钧瓷,先学做人:做纯粹的人,做纯粹的钧瓷。

      在中国的钧瓷艺术史上,苗峰伟必将留下重重的一笔。他凭着自己的聪颖和勤勉,为古老的钧瓷重放异彩作出了难以估量的贡献。

      苗峰伟常常带着浅浅的微笑,给人一种真诚、平和的感觉。创办荣昌钧瓷坊时,苗峰伟只有26岁,是当时最年轻的窑口掌门人。而当时,钧瓷发展正处于低迷期。一些企业受利益的诱使,打着钧瓷的招牌,用粗制滥造的方式扩大生产规模,用低廉的价格沿街叫卖,以致不少媒体发出了“救救钧瓷”的呼声!

      在钧瓷母地神垕长大的苗峰伟,从小就痴迷于钧瓷的五光十色。当从郑州煤炭管理干部学院毕业,面临工作的抉择时,他毅然选择了钧瓷。这种选择已不单是儿时那种浮浅的兴趣,而是有了一种深深的责任。创建窑口后,他思考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钧瓷为什么能在宋代五大名瓷中独树一帜?钧瓷由宋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一直生生不息,但为什么人们最推崇的还是宋钧官窑?

     苗峰伟属于思考型的企业家。他认为,宋钧官窑之所以备受尊崇,一是工艺精益求精。宋钧官窑在民窑的基础上,集中了无数能工巧匠的智慧,使制瓷工艺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二是产品优中选优。每年无论生产多少,仅存世36件,其余全部砸碎深埋。这也正是“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真谛所在。

     从建窑那天起,苗峰伟胸中就盛载了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宋钧的品质在传承的基础上发扬光大。即在把工艺做得尽善尽美、作品优中选优的同时,把千年的钧瓷工艺与传统的中国文化进行有机融合,然后巧借平台,使钧瓷通过一个个重要的历史舞台彰显自己的尊贵和荣耀。

     近些年来,钧瓷的身价能够一涨再涨,并在世人的心中有了相当的分量,与苗峰伟的不懈努力密不可分。多年来,他一直在做的一项工作就是,走市场化运作之路,通过一种形式或一个载体,体现钧瓷的国宝价值。2003年,他慧眼看到了一年一度在我国召开亚洲博鳌论坛的契机,多方运作,使钧瓷以国礼的名义跻身这个重要的国际场所。当“祥瑞瓶”、“乾坤瓶”、“华夏瓶”这些凝聚着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羡林、北京古陶瓷研究所所长索宗剑等一批大师智慧和心血的杰作,被作为唯一指定的国家领导人赠礼时,钧瓷受到了与会各国政要的热捧。在钧瓷的历史上,作为国礼被大批量赠送,这是第一次。

      苗峰伟懂得机遇对钧瓷意味着什么,他紧紧地抓住了这难得的第一次,又创造了更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向世人宣布:每种国礼限量999件,每件必须达到精美、传世的标准。第一次申请了国家专利,确保造型产权得到保护。“祥瑞瓶”、“乾坤瓶”和“华夏瓶”的成功,不仅使荣昌钧瓷坊名声大振,更重要的是带动整个钧瓷界迈上了精品之路。

      2005年10月,苗峰伟专程到法国、德国等国家进行了考察。在考察市场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劳力士手表不足百年历史,爱马仕皮具也只有100多年历史,为什么就能成为国际驰名品牌?在法国,他专门花3000元人民币买了一双“巴黎”牌皮鞋。穿上以后,他找到了国际品牌的真正内涵。这不仅体现在工艺精湛、品位高尚上,更重要的是能够凸现出人性化的服务。他又想到了钧瓷。钧瓷从诞生到现在已有千年的历史,为什么不能成为国际品牌?每想至此,他就告诫自己,决不能满足眼前的成绩,钧瓷的发展任重道远。

     2006年新春刚过,苗峰伟将麾下的中层干部召集到郑州,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做钧瓷是做作品而不是做产品,好的作品必须有内在的品质。荣昌钧瓷坊不仅是在烧瓷、卖瓷,而且是在推销一种文化、一个品牌。只有长期树立品牌意识,钧瓷才有可能真正成为国内知名品牌,进而在国际上产生影响。

      苗峰伟出名后,有人出资想让他做其他行业。他笑着说,我这一生能做精钧瓷这一件事,就心满意足了!

 获奖情况:1999年主持烧制的作品“飘雪”,荣获昆明世博会工艺品类金奖。

                     2003年至2005年主持设计的“样瑞瓶”、“乾坤瓶”、“华夏瓶”,连续3年被亚洲博鳌论坛选为国礼,赠送给各国政要。

                     2006年,3件国礼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擅长领域:创意设计、工艺制作、理论研究。

     釉色特点:窑变自然、灵动透活、栩栩如画。

     造型特点:传统造型与现代理念相融合,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相结合。

     烧成方式:气烧、煤烧。

     常用底款:荣昌、荣昌钧窑、荣昌钧瓷坊、大宋官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