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对钧瓷材质进行再认识,对创作理念进行再整合,对工艺技巧进行再扬弃,这就是我对钧瓷的求新理念.

     在神垕,做钧瓷并名“国政”的有好几个,而且个个身怀绝技。有一个顺口溜,叫做:邢国政的型,辛国政的釉,杨国政的火。笔者见到杨国政,一提到钧瓷的烧制,他顿时兴奋起来。他说,“作钧瓷”最重要的环节是烧窑。创作一件钧瓷从选择原料到烧制完毕,工序很多,但就其重要性来说,应为一烧、二土、三制作。我们知道,钧瓷的美就是窑变的美,而窑变的关键是烧窑。烧成的火焰性质、温度和时间都对钧釉的成色变化有重要影响。因此,要想得到钧瓷珍品,必须掌握烧窑的科学规律。杨国政告诉笔者,最近,他已将烧窑一些心得写成文章,名字叫《浅谈钧瓷的烧成》。他希望自己这篇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文字,能给更多热爱钧瓷的人以帮助。

     其实,杨国政不仅有烧火的绝技,看他拉坯也是一种视觉享受。只见他把揉好的泥块放在转台上,双手扶住泥块,右手拇指从顶部中心点压下,之后从底部向上缓缓提起,在匀速状态下将坯体逐渐拉高,然后双手指尖内外相对,右手稍用力在外扩中渐渐拉薄坯体。轮子在旋转,双手在舞动,十几分钟过后,一个深口大钵就出现在了杨国政那宽大厚实的手中。

      杨国政告诉笔者,手拉坯是钧瓷传统造型的重要表现形式,手的感觉很重要,线条是否流畅,厚薄是否均匀,不仅在于对造型艺术的理解,更在于手对泥土的熟练把握。现在,由于注浆等工艺的普遍使用,学习手拉坯的技工越来越少。为此,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他将拉坯的心得分几个章节详细记录下来,希望这些用心血和汗水总结出来的体会,能使手拉坯这朵艺术奇葩得到更多的传承。

     杨国政能在钧瓷上有这么多的绝活,得益于他长期奋斗在生产第一线。他自嘲是班组长出身。1974年,高中毕业的杨国政来到了神垕镇东风瓷厂,先后从事注浆成型、装窑烧窑、造型设计等基础性工作。无论做什么,杨国政都做得十分认真。当时,厂里以烧制彩瓷为主,但他认为,任何艺术瓷都是相通的,要想在制瓷领域成为行家里手,就应该对各种工艺流程融汇贯通。1977年,天津美院的王之江、王麦秆等知名教授来到厂里培训设计人员,还在做烧窑工的杨国政就利用烧窑的空隙跟着老师们学雕塑造型。渐渐地,几位教授喜欢上了这个年轻的烧窑工,而杨国政的艺术灵性也越发活跃。他在老师们的指导下参与创作的“双鹤瓶”、“短颈孔雀瓶”不仅参加了赴京展出,还先后在当年的《人民画报》上刊登。自己参与设计的作品能在当时颇为知名的画报上刊发,对年轻的杨国政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随后的日子里,杨国政在东风瓷厂做过钧瓷试验组组长,在禹县国营瓷厂担任过生产班长,在禹县钧瓷一厂实验室担任过钧瓷组组长。这些经历使杨国政始终处在钧瓷生产的第一线,“逼”着他练就了钧瓷生产的十八般武艺。1988年,杨国政组建了国政钧窑厂,属神垕镇较早涌现的民营钧瓷企业之一。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天地里,杨国政用心血诠释着自己对钧瓷的理解与追求。他坚持以手拉坯为主,釉色突出内蓝外红,烧窑讲究升温曲线,所烧制的作品釉色丰厚,绚丽润泽,红而不显其艳、蓝而不显其妖。他的作品畅销广东、上海等省市,同时还为美国、日本等国的收藏界人士所珍爱。

      杨国政不仅专注钧瓷创作,同时更重视将创作中的一些体会进行总结。他认为,钧瓷的发展需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和创新,把自己的经验总结出来,就可以使后人少走弯路。2006年初,他将钧瓷的制作工艺整理成册,并由黄河水利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系统地介绍了钧瓷从选料到制坯、成型、施釉以及烧成等各个环节的关键技术,对于钧瓷整个工艺的提高,起到了积极的引导和提示作用。

获奖情况:

    2004年在河南首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创作的“斗笠碗”、“莲花式花盆”获珍品奖,“葫芦瓶”等3件作品获精品奖。

    2005年在河南第二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创作的“天青红斑双系罐”、“内蓝外红钧瓷钵“、“葡萄紫钧瓷鱼缸”等5件作品获珍品奖,“玫瑰紫三足炉“、“内蓝外红果盘”等11件作品获精品奖。

擅长领域:造型设计、手工拉坯,釉料配制、烧成工艺、理论研究。

釉色特点:青如蓝天、白如美玉、红似海棠、紫若玫瑰。

造型特点:以传统器皿造型为主,线条明朗、起伏恰当、装饰简练、浑厚端庄。

烧成方式:煤烧、气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