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立足传统,创新求变;紧扣时代,丰富内涵。

     每次接触张金伟,总让人感受着青春的律动。他那一双思索的大眼睛,似乎总在关注着钧瓷发展的最新走向。

     钧瓷研究所是中国钧瓷研究的唯一官办机构,其职能就是做好钧瓷艺术的研究与推广、钧瓷文化的传播与弘扬、钧瓷文化的开发与营销,在这里做所长,可谓责任重大。

     张金伟从事钧瓷研究属半路出家。1989年从焦作矿院毕业后,他做过纪检干事、团县委副书记,还当过镇里的副镇长、副书记,这一切,似乎和钧瓷并不沾边。但由于他在钧瓷故乡工作,长期的耳濡目染使他对钧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2年,当他就职钧瓷研究所所长时,已对钧瓷颇为熟悉。

     这些年,他带领所里的技术人员,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创新。无匣钵煤烧钧瓷的试烧成功,使钧窑的煤烧技术向前跨了一大步;仿宋官钧双乳状柴窑工艺的复活,对于逐渐深化宋钧作品的研究和开发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

张金伟认为钧瓷研究必须贯穿创新理念。他认为,艺术品要传世,必须反映出当时社会发展的各种最先进的信息,包括科技、审美和文化取向各个方面。钧瓷之所以成为宋代“五大名瓷”之一,就在于钧窑人有创新精神。既应该展示传统,又要通过不断创新来体现时代的特点。目前,钧瓷制作手段、工艺水平还远远落后于当今世界的陶瓷水平。有一种观念认为,钧瓷必须传统,排斥现代,但钧瓷要保持的传统,归根结底体现在窑变上,但这个“变”并不是人为的、可控的窑变,而应是自然天成、顺其自然的“变”。另外,各种工艺环节也完全可以渗入科技内涵,只有这样,才能体现现代工艺水平。

      作为钧瓷研究所所长,张金伟更重视钧瓷文化理论的构建。在他看来,钧瓷是中国文化一个生动的展示,所以在历史上受到达官贵人的推崇,反映了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这样一个千古不朽的东西,钧瓷研究所责无旁贷地需要去挖掘、整理和弘扬。河南是全国古窑址最集中的省份,而禹州又是全省古窑址最密集的地区,初步查明的就有108个,且散布在9个乡镇。两年来,张金伟考察了50多个窑口,搜集了大量的瓷片标本。他认为,通过对这些标本的研究,有助于理清钧瓷产生与发展的历史脉络,把握钧瓷未来发展的去向。在对古窑址进行研究的基础上,张金伟先后在《古陶瓷研究》、《文物天地》等重要刊物上发表了《从禹州城内出土的唐代器物再谈钧台窑的烧制时间》、《禹州城建改造中对钧台窑的几点新发现》等10多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2005年,张金伟与研究所的李少颖合作,共同出版了《钧台窑发现与探索》一书。该书以古窑址考察、钧瓷鉴赏、钧瓷事件及生活感悟人手,从不同的角度写出了作者对钧瓷的认识和理解。该书不仅仅记录了张金伟在钧瓷艺术之路上的苦苦跋涉,更印证了他多年来对钧瓷文化的艰辛探索。

        张金伟不仅用心研究钧瓷,还注重用手感受钧瓷带来的无穷魅力。2005年,他联合两位钧瓷艺人专门举办了钧瓷创新成果展,其创作的“无语”系列作品,以瓷罐为载体,将汉的雄浑、唐的雍容、宋的玄远、元的粗犷融入其中,较好地丰富了当代钧瓷作品的艺术语言。

获奖情况:

    2003年创作的“仿宋钧官窑葵花式花盆“获北京首届文物复制品金奖。

    2003年创作的“秋之获”获杭州首届国际工艺美术品展金奖。2003年创作的“益寿瓶”获首届中国陶瓷艺术展优秀奖。

    2004年创作的“乳丁羊鼓”获中国首届传统陶艺创新大赛二等奖。

    2006年创作的“双凤广口瓶”获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铜奖。

擅长领域:造型设计、原料配制、釉料配制。

釉色特点:宁静、幽远、自然、质朴。

造型特点:端庄典雅、线条流杨、饱满大气。

烧成方式:气烧、煤烧、柴烧。

常用底欲:金伟之印、金伟制陶、张金伟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