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钧瓷存乾坤,窑变留日月。瓷中有你我,钧都文化多。故里钧魂在,继往开先河。乡土妆宇寰,名家载史册。

     在神垕,以卢钧命名窑口,并以卢钧为烧制主体的仅张自军一人。其实,张自军完全可以像其他艺人一样,烧制被社会普遍认可的现代钧瓷,如果他这样做,应该做得游刃有余。有这样一个独特新颖的造型,曾让很多人过目难忘:上部为一圆球,球上饰以金钱图案,釉色青中带红,如蓝天上的晚霞;中部以大象造型代表河南,釉色润美似玉,开片粼粼如波。底部中央雕以北京2008奥运标志,釉色温润古朴,如同美玉。这个名为“豫祥迎奥”的造型,以巧妙的构思,将钧瓷、官瓷、汝瓷三大名瓷的独特艺术效果凝聚于一身,生动地展现了中原儿女对北京奥运的企盼,这个造型的设计者就是张自军。

      烧瓷难,烧名瓷更难,一个造型要让3种名瓷的艺术效果交相辉映,就更加难乎其难。而张自军却迎难而上,终获成功,充分展现了深厚功力。

       一个人的多才多艺必定缘于多年勤奋的积累。张自军的学艺是从做临时工开始的。当时,做临时工的最大心愿是能转为正式工,这种迫切的期盼使张自军一开始学艺就特别勤奋。在禹县国营瓷厂做临时工的一年多时间,他有幸师承卢正兴、孔铁山两位老钧瓷艺人,从釉料调配到烧成,从造型到注浆,从窑炉设计到制图,每一步都学得认真刻苦。在一般人眼里,能完成上述工艺,基本上就是一个合格的钧瓷艺人了。但他觉得,要想真正懂得钧瓷,必须学到根本,即弄懂钧瓷生产的每个环节。于是,他再拜著名陶瓷工程师任坚为师,学习窑炉设计。这些学习,为张自军日后成为钧瓷创作的多面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张自军终于成了镇办东风瓷厂的一名正式工。但那时,瓷厂主要生产碗、盆之类的日用瓷。在天津美院一批教授的鼓励下,1976年,张自军和一个名叫杨国政的年轻人一起,开始了东风瓷厂的首窑钧瓷试烧。得益于过去的勤学苦练,张自军经过几窑的试烧后渐人佳境,所烧制的“双鹤瓶”、“羊头瓶”釉色丰满,变幻神奇,在第二年举办的河南省工艺美术展览会上获得好评。其中,钧瓷“羊头瓶”还在1978年荣获了全国工艺美术产品评比总分第三名。钧瓷的烧制成功使东风瓷厂声名远播.也正是由于钧瓷的影响,次年,东风瓷厂更名为东风工艺美术厂。提及此事,张自军颇显自豪。

      作为一名优秀的技术人员,张自军始终认为,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企业的发展更离不开创新。“蚯蚓走泥纹”本是钧瓷极为珍贵的纹路,宋代官瓷中鲜有出现,其奥妙在于施釉程序和烧造工艺之繁复。张自军反复试烧,逐渐掌握了烧成规律,终使这一珍贵纹路能够随心所欲。2001年,为表达河南人民庆贺我国申奥成功的喜悦心情,他将省内的三大名瓷有机地结合在单件作品上。这件名为“豫祥迎奥”的作品在第三届中国国际民博会上荣获金奖。

      在张自军看来,创新蕴含着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理念。于是,在现代钧瓷行情看涨的时候,张自军却独辟蹊径,在2000年创办了卢钧窑钧艺作坊。作为老艺人卢正兴的弟子,他希望把传统的卢钧发扬光大。卢钧是炉钧的另称,主要用风箱小窑还原高温烧成,因出自卢家艺人之手,故称卢钧。作为传统钧瓷的一个代表,其烧制方式是炉烧,器型较小,且一窑只能烧制1至3件作品。卢钧釉色古朴,意境万千,是难得的钧瓷珍品。由于烧制技术含量极高,而成品率又极低,目前还没有窑口把它作为主业烧制。然而张自军认为,钧瓷创新不仅要着眼现代,也要根植传统,说到底是要走自己的路。什么叫自己的路?那就是每个厂家应该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过人之处。试烧几年来,张自军烧得很苦,一年难见几件珍品,仅烧炭的成本就让人感到难以为继,但他从来不言放弃。

      经过几年的苦苦探索,张自军逐步掌握了其中的规律。2005年他烧制的“坛子瓶”、“蜘蛛炉”、“荷花碗”三件作品,被有关专家鉴定为中国工艺美术珍品,现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

获奖情况:

创作的“羊头瓶”,1984年在轻工部组织的钧瓷评比中荣获单件第三名。

参与创作的“双鹤瓶”,1985年获农牧渔业部金杯奖。

创作的“豫祥迎奥”,2001年在河南省民协组织的民间工艺评比中荣获金鼎奖,

2004年10月在第三届中国国际民博会上荣获金奖。

擅长领域:窑炉设计、工艺制作、造型设计。

釉色特点:具有天蓝、翠绿金斑、朱砂红、高粱红等卢钧釉艺术特点。

造型特点:以瓶、罐、盘等传统器皿为主。

烧成方式:炭烧、煤烧。

常用底款:张自军制、钧瓷张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