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立足传统,变化求新。莫随流俗,走自己的路。

    许海君喜欢称自己是“钧苑耕耘者”,当年,时任中央美院副院长的侯一民到神垕讲课,他专门请侯先生为自己题了这样一个条幅,以激励自己在钧瓷的百花苑中不懈耕耘,结出丰硕的果实。

    举止温文尔雅,讲起话来慢条斯理的许海君,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2004年7月,全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逝世不久,禹州市钧瓷研究所主持召开了一个怀念座谈会。许海君显得很动情,言必称师傅。随后不久,许海君又在《许昌晨报》发表了怀念文章,情真意切,溢于言表。

     许海君如今是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确瓶定的国家级考评员,主要负责高级技师的评 审工作,钧瓷界唯其一人。许海君从1982年起与刘富安同在禹县钧瓷一厂当技术员,刘富安担任实验车间主任时,他是设计组组长,后又一起到钧瓷研究所共事。在艺术面前,许海君始终保持着谦虚、认真的学风。他对刘富安的造型艺术佩服有加,以师傅视之,随后经年,一如既往,由此可见他海纳百川之胸怀。

     在神垕长大的许海君从小在钧瓷艺术的氛围里受到熏陶,1974年高中毕业后就因以绘画见长被特召到镇办新华瓷厂,当上了一名技术工人。1975年,省里在禹县钧瓷一厂举办陶瓷设计培训班,参与培训者都是全省各地的优秀技工,没有资格参加的许海君就挤时间旁听,一个多月的时间使他对陶瓷的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结束后,省里在郑州市人民公园举办了陶瓷设计作品展,许海君设计的“喂鸡”因造型独特、富有很强的生活气息而被破格人选,当年他只有19岁,是入选者中最年轻的。

     1982年,在造型设计上小有名气的许海君被调入禹县钧瓷一厂实验车间,在那里他与全国一些知名的雕塑家、陶艺家有了较多的接触。从他们设计的造型中,许海君看清了钧瓷发展的方向。许海君曾多次与著名画家韩美林合作,并协助韩美林创作出了1.5米高的钧瓷“大鱼瓶”及钧瓷“大方瓶”,被韩美林誉为“玩泥出尖,烧瓷在行”。1985年,许海君来到广东汕头工艺美术学校深造,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钟鸣,用两年的时间学习雕塑艺术。两年的努力,使其对中国的陶瓷艺术有了新的理解,他开始试图在传统和现代的交融中寻找钧瓷艺术的表现语言。在随后多年的钧瓷艺术道路上,许海君的作品屡有新获,其中“双虎瓶”于1987年获河南省首届陶瓷设计创作奖,“古钧遗风”于2004年获中国文房四宝艺术博览会金奖。

      多年前,许海君曾在多个窑口做过艺术总监。如今,他与妻子朱淑芳一起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潜心研究现代钧艺。现代钧艺是一个工艺性很强的艺术门类,每当泥土经过火的炼狱呈现本质变化的同时,钧艺家的思想也往往会得到一次升华。许海君认为,钧瓷既要继承传统,又要勇于创新。没有继承,创新是无源之水;没有创新,钧瓷就很难与时代发展同步、与人们审美需求合拍。而钧艺就是努力在传统和现代的交织中寻找艺术的表现语言。

      许海君的钧艺作品,将青铜艺术、石雕艺术、剪纸艺术与陶瓷艺术融为一体,试图找到传统钧瓷文化与当代钧瓷文化的审美契合点。他设计的“东方神韵”、“花之梦”等造型,都是在传统瓶子的基础上,运用了现代雕塑技法,并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2004年创作“壶口瀑布”能够入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集》,经典之笔是在传统梅瓶的基础上对口的上部进行了新的创意。

     谈到对现代钧艺的理解,许海君认为,现代钧艺与传统钧瓷最大的区别是多了文化设计和文化渗透。在同等釉色、同等规格的前提下,钧瓷作品应重视通过文化设计来提升附加值,在作品中注人相应的文化内涵已成为增强钧瓷艺术魅力必不可缺的重要手段。但他同时认为,文化的注入决不是一种随意的文化堆垒。如今层出不穷的造型之所以不被人们接受,关键是创作者对文化内涵的注人存在误区,即拿来主义。提升作品的文化附加值,创作者首先要有较深的文化素养,这将是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钧瓷艺人所必须补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