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继承先辈事业、弘扬钧瓷文化是我的心愿.心诚才能瓷成。

    采访卢俊岭,笔者期盼已久。尽管他的窑口在神垕并非名列前茅,但作为卢家钧瓷的唯一继承人,卢俊岭身上寄托着无数钧瓷爱好者太多的期望。

    在我国的现代钧瓷史上,卢广东、卢广文似两座巍峨的高山,在20世纪50年代钧瓷的恢复与发展过程中,曾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目前钧瓷的振兴与繁荣,与他们开创性的基础工作密不可分。更重要的是,他们那种对钧瓷的痴迷,一直深深地影响和感染着后人。

    卢俊岭是卢广文的孙子。其父卢正兴也是著名的钧瓷艺人,为传统钧瓷的复苏和发展作出过贡献。追溯而上,卢俊岭的祖爷卢振太,堪称我国当代钧瓷的奠基人,是他将失传数百年的宋钧技艺得以恢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卢瓷成了钧瓷的代名词。从卢振太到卢俊岭,在过去的100多年间,卢家共有五代几十人从事钧瓷创作。

    卢俊岭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的。1980年,高中毕业后经过4年的下乡锻炼,卢俊岭通过招工来到了禹县国营瓷厂。他在陶瓷车间里,从一般工人做到车间主任,熟悉了钧瓷生产的各个岗位。1995年,卢俊岭创办了卢家世代钧窑,开始了新的创业。

    说到窑口的名字,卢俊岭说,这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他是卢家的传人,不仅要把钧瓷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更重要的是把卢家视钧瓷如生命、百折不挠的精神传承下去。

    在卢俊岭的记忆里,父亲是自己最好的启蒙老师。当年卢正兴在禹县国营瓷厂钧瓷试验组搞试验,儿时的他每逢放学便特别渴望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当看到上着同样釉色的各类器型经过火的锻烧,呈现出五颜六色的光泽时,卢俊岭总会产生莫名的激动。1979年,退休后的卢正兴用一座小窑在家继续搞钧瓷研究,作为家中的长子,卢俊岭就成了父亲最好的帮手和学生。1987年,卢正兴患重病住在郑州一家医院,自知时日不多的他不仅将卢家的传世秘方交给了卢俊岭,同时语重心长地告诫他:“以前咱卖房子卖地为的是搞钧瓷,现在,无论多么困难也不能放弃钧瓷,要把钧瓷看得比卢家的命还重要!”多年来,这些话一直在激励着卢俊岭。在他创办钧窑的过程中,也曾遭遇合伙人另起炉灶、资金缺乏等多种困难,但他仍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卢俊岭的绝活是能烧制出一种名为“黑唐新花”的釉色。这种釉色是卢家几辈人倾心研制出的一种颇为神秘的釉彩。其窑变效果以蓝色、黑色为主色调(既似唐时的黑釉,又如宋时的蓝彩),有时偶有红彩浸润其间。在主色调的上面,大量出现似蚯蚓走泥纹状的规则或不规则的纹路。这些纹路枝枝蔓蔓、绵延不绝,让人感受到生命的顽强、青春的律动。神垕镇1996年11月曾在香港举办钧瓷珍品展,这种独树一帜的釉色曾让许多钧瓷爱好者为之倾倒。北京大学古陶瓷研究所的杨根教授看了这种釉色,也给予了很高评价。但是,这种釉色的烧制对气候极为敏感,只有春天、秋天才能出好的作品,而且成功率仅为30%左右。面对堆积如山的残品,卢俊岭确实苦恼过、彷徨过。

     目前,卢俊岭依然固守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渴望把先辈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传承发扬光大。但在钧瓷艺术逐步走向市场化的今天,他似乎显得不够入时,因此,不大的厂房显得破旧,家庭生活也显得窘迫。曾有人给他出主意,只要打好卢家传人这块牌子,多烧些成本不高的大路货,再经过巧妙包装和市场运作,你卢俊岭早就发大财了。每每面对别人的劝说,卢俊岭总是不为所动,依然故我。因为在他的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卢家先辈那殷殷期

盼的目光。

获奖情况:

    2004年在河南首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创作的作品“观音瓶”、“虎头瓶”、“象鼻尊”获珍品奖。

    2005年在河南第二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创作的“水注”等3件作品获珍品奖,“挂盘”等9件作品获精品奖。

擅长领域:窑炉制作、施釉、烧成工艺、釉料配制。

釉色特点:以红釉、月白釉、蓝黑釉为主。

造型特点:以尊、洗、瓶、炉等造型为主。

烧成方式:炭烧、气烧。

常用底款:卢家五代钧窑、卢家世代钧窑、卢家钧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