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心语:钧瓷仿古作品是有止境的,它的追求是仿到位。而钧瓷艺术是无止境的,需要不断探所,不懈努力。我愿为此奋斗终生

   王建伟的窑口建在神垕镇工业区的西段,面积不大,大多是传统的手工制作。他的窑口与附近一些大的窑口相比似乎很不起眼,但他的仿元钧作品却让不少买卖文物的商人敬慕不已,有人还为此发了横财。那是几年前的一件事了。出于对元代钧瓷的敬畏,北京一位收藏家费尽周折,出了30万元的高价,从内蒙古的四子王旗买回一件元钧。高兴之余,电邀颇有名气的元钧高手王建伟前来鉴赏。王建伟风尘仆仆赶到北京,过手一看,竟是自己亲手仿制的元钧双耳三足炉,顿觉惊喜交加。喜的是自己的仿元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说得到了认可,惊的是一件仿制作品竟被古玩商卖出了这样的高价。

   王建伟从事元钧仿制迄今已有10多个年头。定位于元钧的仿制,是基于这样一种考虑:元钧是钧瓷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宋金以后,随着钧瓷艺人的四处迁徙,钧窑日渐从禹州向外扩展,逐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窑系。其窑场不仅遍布中原广大地区,影响还波及河北、山西以及内蒙古的呼和浩特。从古窑址的挖掘考察中可以发现,全国4省27个县、市都有元钧烧制。恢复元钧制作,对于当今钧瓷的传承与借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钧瓷的仿制首先要有标本。历史上的元钧已成为各大博物馆的宝贵文物,极难得到。王建伟在千方百计查阅相关资料的同时,重要的任务就是考察窑口,搜集残片,通过窑口分析烧成机制,透过残片探究釉色的变化。几年间,从鲁山到安阳,从河北的曲阳到内蒙古的四子王旗,不少元代古窑址都留有王建伟的足迹,仅他收藏的元钧残片就有1000多件。就是靠着这些残片,他基本掌握了元代钧瓷的主要特征。从残瓷的足部,他就可以清晰地辨别出它属于哪个窑口。如内蒙窑底部呈红胎,安阳窑底部呈白胎,鹤壁窑底部呈铁质胎,本地窑底部呈香灰胎,王建伟均能娓娓道来。

    仿制的日子漫长而苦涩。器型复原、釉色配料、火温控制,每一个环节都是一道难迈的坎。尤其是釉色配料,为整个工艺环节中最难的部分,决定着整个试验的成败。王建伟找来各种矿石材料,反复换算配制比例,然后通过烧制查看釉色效果。起初,连续试烧8窑却无一件与元钧釉色接近。一窑一窑地砸,又一窑一窑地装。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他苦思冥想,夜不能寐。一次,半夜住了火,凌晨4时未到,王建伟实在等不到天亮,腾地从窑旁坐起,钻进窑口就要出窑。谁知刚摸到装着成品的匣钵,一股热气便迎面袭来,头发和眉毛被烧焦了,两只手套也着了火。看到王建伟转瞬成了这般模样,妻子贾丽霞难过了很长时间。

    王建伟能把元钧复制得惟妙惟肖,不仅得益于他的坚忍不拔,更重要的是有一手扎实的基本功。他与妻子都是原禹县钧瓷二厂的职工,十分熟悉钧瓷的工艺流程。王建伟还在湖南陶瓷技工学校深造了两年,主攻陶瓷工艺和釉料配制。在醴陵国光瓷厂实习的一年中,他从南方瓷业工人那里学到了许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尤其是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使王建伟终身受益。正是这种精神的感召,使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终于成了仿制元钧的一代高手。

    自从发现个人的仿制作品被古玩商包装卖了高价,王建伟坚持不再进行作旧处理。他认为,仿元钧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人们熟悉中国钧瓷的发展脉络,提高审美情趣,增加新的釉色品种。它如果成了某些商人非法赚钱的工具,就失去了真正的意义。他打算,在适当的时候要为自己搜集的钧瓷残片办一个小型博物馆,让更多的人去感悟元代钧瓷曾经辉煌的历史。

    现在,王建伟最想做的是尝试用柴烧的形式还原历史上的元钧。他在多年的古窑址考察中发现,过去的元钧烧制方法就是柴烧。也许,当熊熊的柴火再次燃烧的时候,我们触摸到的将是还原后的,更逼真、更自然的元钧。

获奖情况:

   2004年创作的作品“仿元双耳三足炉”,在河南首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被评为钧瓷珍品。

  2005年创作的作品“仿宋将军罐”,在河南第二届中国钧瓷展评会上被评为珍品,另有10件作品被评为钧瓷精品。

擅长领域:造型设计、釉料制作、烧成工艺、仿制宋元钧窑。

釉色特点:宋元钧窑挂红。

造型特点:手拉坯制作,以传统手拉坯制作盘、碗、炉、瓶、洗为主。

烧成方式:煤烧、气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