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01.jpg

  进入星航钓窑有限公司,迎面的影壁上,镌刻着北京故宫博物院李辉柄先生为其书写的钓瓷魂”三个大字。星航钓窑花木萦绕,幽静如世外桃源。在这里,坐落着一座令人震撼的钧瓷窑炉博物馆。钩瓷窑炉博物馆馆长任星航,为任氏钧瓷第九代传人,钩瓷界公认的窑炉烧制专家。他幼年即跟从祖父任书田、父亲任坚学习钓瓷烧制,完整地掌握了窑炉建造釉料配制、造型、烧成等一系列钩瓷烧制工艺。

5.2104.jpg

      1987年,任星航在禹县钩瓷二厂工作期间,设计了煤烧双孔无匣钵隧道陶瓷窑炉,开创了日用瓷无匣钵烧制的先例。1993年,在禹州市钧瓷研究所任技术所长期间,他成功设计了煤烧无匣钵间歇钩瓷窑炉,使钓瓷烧制首次脱开了匣钵的制约。

      从2003年开始,任星航花了两年多时间,建起了民间第一座钧瓷窑炉博物馆。馆内的钩瓷窑炉有16座之多,有烧煤的、烧气的、烧柴的。这些窑炉不是模型,每一个都是从历史深处走来,能随时烧出各式钩瓷。

5.2105.jpg

  任星航对窑炉的痴迷,得益于父亲任坚的教诲。“我学习钓瓷制作技艺,是从学习窑炉建造开始的。我父亲说,钩瓷是火的艺术,窑炉是基础,学会建造窑炉也就学会了钩瓷制作的一半,再学另一半就容易了。他要求我不单要学会绘图设计,还要学会实际操作建造。建造窑炉,我也是从最基础的砌砖学起。”在《钩艺千秋》这本书里,任星航这样回忆父亲。对于各类窑炉,各种烧制方法,任星航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他说,天地有阴阳,窑炉也是有性别的,宋代的双火膛柴窑,是窑母;倒焰窑应该是窑公。窑炉构造不同、燃料不同,烧出的钓瓷也不同。柴窑的火焰绵软柔长,烧出的钩瓷温润如玉,有女性阴柔之美;煤窑的火焰短,靠的是辐射升温,性格暴烈,烧出的钓瓷往往釉色厚,颇具男性的阳刚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