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这件作品怎么样?”金秋时节,当记者到达神垕镇苗家钧窑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苗长强带着记者欣赏屋中茶几上放着的一件炉钧金斑釉作品。


5.2101.jpg 
苗长强近影

  这件炉钧金斑釉作品以青铜盛酒器“尊”为基础创作立意,大气简洁、古朴沉稳;双侧雕塑羊首耳饰,惟妙惟肖、灵动传神,乃点睛之笔。细细品鉴,其有着中国青铜文化与陶瓷艺术融合的庄重之美。“端庄大气、寓意吉祥,什么时候烧制出来的?叫什么名字?”记者问他。

  

5.2106.jpeg 

  吉祥中华尊 | 苗长强作品

  “叫《吉祥中华尊》,烧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前段时间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的会客厅中,就摆放着这件作品。”苗长强说,这件作品就是为了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特别烧制的,最终经过组委会的认可,在众多传统工艺品中脱颖而出。

  如果不是再一次到访苗家钧窑,记者还不知道苗长强又烧制出这样一件意义重大的作品。《和平友谊鼎》《东方红鼎》《圆满尊》《乾坤尊》《凤火瓶》《三羊开泰尊》……一件件由苗长强烧制的钧瓷珍品出现在国内、国际重大节会和外交场合,成为代表中原厚重陶瓷文化的尊贵礼物,向海内外友人展示着中国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灿烂艺术之美。

  5.2107.jpg

  东方红鼎 | 苗长强作品

  在神垕,苗氏是一个传承百年的大姓,苗家钧窑是钧瓷界的知名窑口,苗长强是当今钧瓷界众所周知的大师。他的父亲苗锡锦是对钧瓷文化的挖掘、传承和弘扬作出重大贡献的开拓性人物。由于工作关系,记者对苗家钧窑较为熟识,与苗长强大师也有过多次深入的交谈。

  “父亲曾说,创新不离宗,仿古不拟古。我的钧瓷创作一直受这句话影响。”苗长强说,在钧瓷新釉色的开发和新造型的设计上,他一直坚持这一原则。在苗长强看来,端庄大方、古朴典雅是传统钧瓷的魅力所在。在器型的创新上,苗长强一直坚持这一特色。他的作品《长城鼎》《小口尊》等皆是如此,大气、浑厚、庄重、震撼。“我们不一定一直模仿古人的作品,只要创新的器型能够体现传统器型的特点,就是好作品。”苗长强说。

  

5.2108.jpg 


  福禄尊 | 苗长强作品

  “钧瓷在每一个发展时期都有着自己的特点,由于追求不一样,自然产生了不同的风格。钧瓷的器型和釉色发展到今天,说令人眼花缭乱并不夸张。但在纷繁复杂之中,我们应该把握一条主线,天青、月白、红、紫这些基本釉色我们不能丢弃。不管钧瓷如何发展,我们都应该将钧瓷的特质传承下去。”苗长强说。

  硅酸盐工程系出身的苗长强将钧釉研究上升至科学层面,成功破解钧釉中的许多奥秘,并逐步运用美学法则和造型艺术规律,反复实践、不断创新,创作出许多经典的传世之作。在釉的研究上,苗长强利用氧化铜、氧化铁在酸碱不同的釉中发生的化学反应不同,成功破解了宋代钧窑天青、月白、葡萄紫等名贵釉色的原理。他配比烧制出的效果可与宋钧相媲美。“金质冰片釉”是苗长强钧瓷烧制的一绝。该釉色的器物上呈现大片金色冰片纹,并且与别的釉色相接形成极大的视觉反差,金黄色的表面如繁星闪耀,璀璨夺目,皇家气息扑面而来,令人称奇。

  “在当代艺术品市场存在大量的瓷种和名窑。它们体现着不同的设计理念和艺术风格。而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不同朝代有着不同的艺术风格。审美和用途不同,会产生各式各样的作品。我们钧瓷人应该始终坚持自身特色。钧瓷之美,美在器型,更美在釉色。一件作品的造型一定要体现出釉色之美,要提供一定的釉面来展现釉色。因此,钧瓷的造型一定要繁简有度。”苗长强说。

  在苗长强看来,钧瓷行业如今百花齐放的局面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当今良好的社会环境。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艺术品的需求不断旺盛。另一方面是由钧瓷自身的特点决定的。钧瓷作为宋代五大名瓷之一,自身的魅力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得到了充分证明。钧瓷艺人把握住机遇,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

  

5.2020.jpg 


  长城鼎 | 苗长强作品

  “我父亲曾经说过,钧官窑为钧瓷艺术竖立了一面旗帜。我们每一代钧瓷人,都要立志把这面旗扛起来。当代钧瓷人面临着好的发展形势,一定要有担当意识。”苗长强说,可喜的是,如今不少钧瓷界的年轻人逐渐依靠好的作品立足,希望他们能在竞争中不断提升自己,除了有开放的思想和眼光之外,还要不断锤炼自身技艺,在制作工艺、烧成方式等方面进行探索。

  每一项传统手工艺的背后,都站立着一群人。他们或赫赫有名,或默默无闻,但都沉醉其中、孜孜以求,凝聚成传承的力量。传承,只因责任在肩。在苗家钧窑,对钧瓷的传承也成为一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