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壶虽小,却暗蕴乾坤。壶既是人们可供欣赏把玩的艺术品,又是用之于茶道的高雅日用品。在白胜利看来,钧瓷壶作为钧瓷艺术与壶艺的结晶,既是钧瓷艺术的一朵奇葩,又是壶艺发展的生力军,这就对钧瓷壶的制作技艺与艺术表现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茗钧堂制壶车间的工作台上,摆放着白胜利的十余种制壶工具,大大小小,形状各异。有钢制的,有竹制的,十分精巧。还有毛笔、橡胶棒、玻璃棒等不同的工具,被运用于钧瓷造型工艺的各个环节。这些工具大多是师傅传下来的,还有的是他依自己的感觉和习惯自创的。经年累月、周而复始的造型工作,使得一些工具被磨得锃明发亮。

    白胜利说,制作钧瓷壶,有72道工序,贯穿于拉坯、修坯、安装、施釉、烧制等各个环节。在造型操作过程中,要做到胸有成竹,胸中有壶,每个细节都要服从干这只壶的造型思想、艺术美感,不可有丝毫偏差。比如,在安装壶嘴、壶把,装漏网时,不仅要达到位于同一轴线、不得偏转的基本要求,而且要位置精准、浑然一体,毫无违和感。这十分考校制作者手、眼、心、法、意协调一致的绵密功夫。一件合格的钧瓷壶成品,在器形上,壶身弧度必须符合审美要求,壶盖盖上后,只能允许有微小的旷量,与壶身结合处过渡自然。将壶盛满水,按住壶盖上的气孔,翻转壶身,壶嘴中不出水,方显密闭性好。

    为掌握好壶盖与壶身的收缩比,白胜利反复试验,废品不计其数。因为壶口与壶盖形状不同,烧制过程中收缩尺寸各不相同。要想成品滴水不漏,不仅需要按照严格的工艺制作流程,还需要反复试烧,总结数据,使得经过不同程度的收缩之后,壶盖与壶身可以配合严密。

    在茗钧堂的展厅内,博古架上摆满了白胜利多年来纯手工制作的钧瓷壶。这些钧瓷壶风格各不相同,或古朴,或粗犷,或巧雅,或端庄,或玲珑,或抽象,不仅工艺精美,其釉色更是与造型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