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胜利善于学习,综百家之长,为钧壶所用。他创作涉及的壶型如今已有数十种,不仅造型技术已十分成熟,而且在施釉上更是别具一格。钧釉是钧瓷壶有别于紫砂壶等其他壶种鲜明特征,因此釉色必须在钧瓷壶上得到系统的传承。白胜利坚持使用传统釉色,主张壶色要与壶的造型思想相配合。如在创作《西施壶》时,因壶的整体设计曲线优雅,符合女性美的特征,白胜利就在施釉时使用月白釉,以表现女性之肤白貌美,月白釉上又施钧红釉,以表现女性含羞带笑之情。《君子壶》表现的是谦谦君子之风,配釉时采用庄重沉静的釉色,随后反复试验改良而成的墨釉,使人望之而肃静,对坐饮茶,更可受君子风度的熏陶。

    白胜利一直坚持走精品路线。他的制壶心得是:首先是心态要静,要沉下心来,达到心壶合一,这样才能顺利地找到手感,从整体上谁确把握壶身每个细节;其次在釉色上,必须有艺术美,符合钧瓷精品的基本要求;最后,要懂得壶的价值和意义,以壶会友,逐步加深藏友对钧瓷壶的理解和认知。2014年11月,白胜利烧制出一把珍品侧把壶,一半紫红色,纯净自然;一半为炉钧,上面布满金斑。一位北京来的藏友执意要买此壶,表示价钱不限。白胜利知道这是懂行的藏友,并没有漫天要价,轻轻说了句“随便给”。藏友闻言如获至宝、放下两万元钱就走了。一句“随便给”,既体现了对客人的尊重,也饱含“黄金有价钧无价”的珍品情结。正是这种宽阔的胸襟,白胜利交了不少天南海北的藏友,使钧瓷壶影响力不断扩展。

     白胜利说:“我觉得每一把制作精美的钧瓷壶都是有生命的。”钧瓷壶的生命来自于匠人在手工制作时,从拉坯、施釉、烧制到修整、研磨注入的心血,更来自于钧瓷独有的窑变艺术效果。如果通过努力,最终烧制出传世的钧瓷壶,那将是人生最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