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头不高,话语不多,与很多交际广泛的钧瓷大师相比,卢俊岭显得比较沉寂。印象中每次去卢家世代钧窑,见到卢俊岭时,他总是身上沾着泥巴,于朴实无华中彰显本色,一看就是搞钧瓷的。花白的头发,老茧遍布的双手,见证着卢俊岭为传承钧瓷艺术所做的努力。

卢俊岭.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