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合生干1942年,与所有钧瓷艺人所走的道路大致相同,他16岁进人地方国营禹县瓷厂。“一把神垕土,一窑神垕柴,一缕神垕火,一片钧瓷光”。从20世纪80年代起,王金合就与妻兄杨富州在自己家中建了座窑炉,悄悄开始了钧瓷的研烧。从仿宋、仿清到现代钧釉的研发,王金合一一涉猎。1989年6月,他在大窑中偶尔烧出一件橄榄瓶,瓶体上色彩斑驳,诗意盎然,古朴浑厚,颇似传统的炉钧。就是这件色彩迥异的钧瓷,勾起了王金合对传统炉钧的记忆。

       传统的炉钧既指清朝雍正、乾隆年间景德镇的仿钧,也指清末时期神垕卢家烧制的炉钧。传统炉钧釉彩多变,具有青铜质感。“作为一名钧瓷艺人,要思考传承和创新,更要思考如何为钧瓷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王金合说,从那时起,他将自己研究的重点放在了炉钧。

       2005年,在神垕的驺虞河畔,63岁的王金合在一座废弃的厂房里建立自己的窑口,取名“天合坊”,意为钧瓷乃“天工造化、天人合一”之器,也嵌入了王金合中的“合”字。为了烧出炉钧,他不断改进釉料配方,不断尝试烧制,尽管频频碰壁,依然初心不改。

      2006年6月15日,在天合坊,那座5立方米的升焰式钧窑经过一天的燃烧,终于止火了。窑炉之外焦急等待的人们,安静下来。迫不及待的王金合还没等炉温彻底冷却,第一个冲进了窑炉中,抱出来一个后来成为他心爱宝贝的《钧魂》罐。他的眉毛、头发都烤焦了,自己却浑然不知。

      苦心人,天不负,王金合守到了花开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