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合对炉钧的贡献大致有两点。

      一是创新烧成方式,突破了一窑一器的传统格局。

      当年,王金合在大窑中偶然烧出类似炉钧效果作品时,就一直在思考改变烧成方式的可能性,既然能在大窑里烧出第一件,就一定能烧出第二件、第三件。他尝试着在窑炉上改结构,在釉料上试配比,在烧成上寻规律,终于用大窑烧出小炉的效果,用煤烧出炭烧的效果。

       二是改革釉方配比,在传承的同时自成一派。

       王金合的炉钧既有神垕炉钧的风骨,也有景德镇炉钧的韵味,但又迥于传统炉钧而自成一派。

        经过几十年的探索,王金合掌握运用各种釉之间的配方特性、张力、熔融要求、收缩比例,以及在不同温度时所发生的化学反应,不同气氛里所产生的理化变换效果,借助新的釉方配比,烧制出翡翠绿釉、高粱红釉、桃花片、金斑釉等名贵釉种。他相信天人合一的力量,钧瓷美丽的色彩就是自然造化与艺人努力的结晶。

       王金合创烧的金斑釉以孔雀绿和碧蓝釉色为主色调,伴有金斑和银斑散布,金斑和银斑的每一结晶液滴均呈开花状,或梅花点点,或银星闪烁。与众多窑口的作品放在一起,不用去看底款,一眼就能清晰辨别,这是王金合的炉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