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评价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的绘画:在所有表现一瞬间的作品中,他却描绘出了具有十万个形象的可能。王金合创烧的一部分炉钧,就极似莫奈的绘画;另一部分作品,审美图景又极似国画。如他的钧瓷作品《圆柱瓶》,窑变自然,审美图景与国画大家吴冠中的《黄山松》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金合的经典之作《窑魂》,入窑时通身施釉,出窑时80%的釉脱落,只有口部有釉。釉厚而流动,别有韵律,不仅色彩多变奇异,还有流动的美感。窑变而成的金色,闪闪发光,温润厚重仿佛唐钧的爆斑,自然流畅。鸡血红、天青月白、翡翠绿,大自然的颜色尽在其中,充分展现了炉钧的色彩表现空间。

       总体来看,在他的钧瓷作品中,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雨雪冰霜、飞瀑流泉、飞禽走兽,淡雅、深邃,又流光溢彩,端庄、古朴,又雍容华贵,赏之具神采、品之有神韵。有学者评论说,王金合的炉钧再现了大自然神奇,创烧出一种独具特色的钧瓷新品。

       对于当下传统炉钧与现代炉钧之争,王金合认为,钧瓷之美,在器形,更在于釉色,钧瓷的特点就在于“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瓷艺人应该不断探索钧瓷的釉色之美,致力于将钧瓷没有出现过的色彩烧制出来。

    “不需要言语争辩,作品才是最好的证明。”王金合的话语,底气十足,也让人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