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高大,声音洪亮,眼睛不大,却时时透出笑意;一脸和善,言行从容,已逾七旬却整天玩微信、说“网络语”。他仿佛是一件古拙厚朴的瓷器,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窑火淬炼,光华暗敛,但轻轻一扣,便是一声声沁人心脾的脆响。国安钧瓷坊窗外,麦田油绿。不远处的大刘山,闲适安详。74岁的刘国安,还在随着旋坯机的旋转,抟土成器,把泥为形。

刘国安.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