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钧瓷演绎传统文化精神,让传统与现代共舞共生,是刘建军创作的主要特色。在继承传统上,他完美突破了钧、汝、官、哥四大名窑的制瓷技艺,其中宋代官窑出戟尊、鼓钉三足洗、海棠式水仙盆等典型器形的成功复烧,受到了陶瓷大家耿宝昌先生的高度评价,并被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在突破传统上,其创新的天玄釉《道·玄》钵,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蕴涵着东方美学哲思,传达大千万象、宇宙生机的自然之美,被专家和业界人士称为划时代的钧瓷作品。原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长杨自鹏看了《道·玄》钵后感叹:“这是钧瓷工艺的大胆突破,以新的表现形式来表现中国的人文精神,这就是当代中国的陶瓷语言。”

       景德镇陶瓷大学校长、博士生导师宁钢曾这样评价刘建军:“刘建军的创新始终保持以传统为根基,却并非单纯的摹古,换言之,他善于向传统发问,也勇于突破传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他创造性地融合了钧、汝、官、哥四大名窑的制瓷技艺,为现代钧窑瓷艺的发展提供了突破点。”

       当走进位于神重镇开发区的刘家钧窑展厅,看到眼前的钧瓷珍品,你会有一种不同的感受:有些器形似曾相识,但又不完全是传统器形;有些器形来源于传统器物,但被很好地“钧瓷化”了;有些器形,借鉴的完全是现代器物,但给人的感觉却像传统器形。线条,恰当地起到了装饰作用;形体,古朴且时尚、俊朗却不失隽永;窑变,让器物更有神韵,更添一份美感。

       一直以来,刘建军都在思索钧瓷的发展路径。在他看来,钧瓷的传承,不仅是传承一些造型和釉色,还有技艺和精神。“压缩”与“拉长”,“曲线”与“直线”,是刘建军在创作钧瓷器形时,坚持的两个形式美法则。这是他在复烧宋官窑钧瓷时所体会出的。在作品中,他善于沿用宋钧简单的坯体装饰,沿袭了青铜器。刻线,的艺术表现手法;同时,充分发挥钧瓷的材质、工艺、独有艺术语言优势,创造出别具一格的艺术精品。以其作品《坤德洗》为例,洗是钧瓷传统器形中经典的造型之一,造型简洁到极致,釉面纯净、无瑕。在钧瓷传统制些工艺和装饰技法上,他大胆注入现代设计理念,使器物露胎脱口的三条弦线与釉面相互融合,色彩对比,浑然一体。2017年荣获“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的作品《青莲·清廉》,以其纯净的天青釉色、简洁的弧度走向、凌厉的脉络线条、准确的细节处理,成为近年来钧瓷行业不可多得的创新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