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生性率直,口无遮拦,建窑不久,李占伟就博得了“钧瓷狂人”的称号。2007年,李占伟与河南省陶玻协会的领导争论与陶瓷相关的问题,提出“不为客户而做,只为做钧瓷而做”的观点。这一句“狂言”,竟传遍钧瓷圈,生性豁达的他干脆以“钧瓷狂人”作为他的作品底款之一。

       李占伟的“狂”,不仅仅是口无遮拦那么简单。与他交往久了,人们就会发现在他“狂”的外表下,蕴藏着三重钧瓷艺术的境界。

       一是为钧而痴,因痴而狂,大胆创新。李占伟对钧瓷颇为痴迷,对钧瓷烧制技艺有着较深的理解,不少作品呈现狂放不羁的大气美。他大胆创新,改变器形的比例、尺度,在传统的基础上尝试创新。创作的《和尊》,李占伟为了使釉面得到更好的表达和展示,将其顶部删繁就简,使其形似盛开的莲花,夸张而又古朴淳厚。又如玉壶春,李占伟改变了它从明代以来颈短、腹圆下垂的特征,对其颈部进行拉伸。颈长了,古老的造型重新给人以不同的美感。

       二是以钧交友,甘为酒狂,广开钧路。李占伟人缘好,经常有朋友到他的工作室品茶论道,喝酒赏钧。酒酣耳热之际,为助酒兴,李占伟甚至能将自己十分珍爱的钧瓷宝贝拱手送人,而且十分守信,即使清醒过来感到后悔,也绝不食言。不仅如此,李占伟每年都要花一两个月时间到外地访友。他认为,只有广交朋友,才能更加客观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作品,才能不断提升艺术水准、不断丰富创作灵感、不断拓展藏家市场。

       三是诙谐自信,恭谨虔敬,狂人不狂。与李占伟交往日久,人们就会发现他其实并不“狂’。从前所谓的“狂”,只是他性格豪爽一面的展现与放大。其实,李占伟时刻怀有一颗对于钧瓷艺术的虔诚、敬畏之心,在谨慎细致、恪遵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创新。在李占伟的心中,晋佩章大师一直是自己的偶像。他常说:“晋老师与人友善、虚怀若谷,从不说人是非,只是在静静地钻研钧瓷。这种胸怀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