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即钧台窑,是在柴窑和鲁山花瓷的风格基础上综合而成的一种具有独特风格的瓷器,钧窑瓷器的烧制,在宋徽宗时期达到高峰,其工艺技术发挥到极致。

  钧瓷属北方青瓷系统。中国青瓷历史悠久,唐以前,青瓷一直是陶瓷生产的主流。钧瓷以其独特的自然窑变艺术有别于其他瓷种,“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现象,构成钧瓷的特殊美感和艺术效果,具有很高的艺术魅力。它一问世,就受到世人的珍视,并进入名窑行列之中。

  钧窑杰出的工艺成就,是在科学配好胎、釉的基础上,烧成过程中合理的控制火焰气氛的变化,利用氧化和还原气氛,由同样的釉料釉色而成为深浅不一的窑变色彩。

20.2606.jpg

  钧瓷艺术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独树一帜的艺术特征,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气魄和瑰丽多姿的民族文化,故蜚声瓷林,名扬中外,虽历经坎坷而经久不衰。钧瓷的艺术美,是通过神奇的窑变工艺而获得的,它不同于人工的绘画雕刻艺术,具有特殊的古典美,使人感到瑰丽、丰富、神奇,给人以诗一般的陶醉和醇美的艺术享受。《中国陶瓷史》在评价钧瓷艺术成就时说:“宋代钧瓷创用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在还原气氛下烧制成功的铜红釉,为中国陶瓷工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伟大成就。从钧窑釉色也可以看出,宋代早期钧瓷釉色多是天青色和天青挂紫红斑,这是在唐代花瓷的基础上实现的,而这时的钧台窑则成功地烧制了蓝、青、红、紫等多色错综掩映的窑变色彩,由北宋早期的清一色发展到“官窑钧瓷”青紫并重的格调。这时的钧瓷釉色有玫瑰紫、海棠红、茄皮紫、梅子青、鱼肚白、胭脂红、骡肝、马肺、天蓝、天青多种,釉水浑厚,釉色莹润透活,有些惊人之作甚至是遍身布满蟠回曲折的蚯蚓走泥纹,这是民窑绝对没有的。从造型风格看,早期的宋钧都是民间的匠师制作,主要是碗、盘、叠等日常普通器物,而‘官钧’则是为了满足当时宋徽宗及皇室的需要,无论设计者和烧制者都应该是当时最高级艺术人才。古代工匠以超时代的智慧设计制作出了当时超时代的钧瓷瓷器,流传千年,成为不朽的艺术作品。

  钧瓷造型古朴端庄,器型规整,胎壁厚薄匀称。制瓷工匠合理地利用各种原料制坯,基本上掌握了原料的烧缩性能,再加上高超的成型工艺,所制器皿规格统一,尺寸一致。原料的使用上,能够合理使用,保证胎釉的烧成温度和膨胀系数的基本一致。釉质玻璃化程度好,促进胎釉间钙长石中间层的形成,使胎釉结合程度高,釉层一般无剥釉现象。釉料配制含磷、钛、铜、锡等元素,为复色窑变花釉的形成提供了内在条件。钧瓷工匠还利用含不同金属氧化物的各种原料,进行多次分层施釉的方法,使产品形成绚丽多彩、自然生动的窑变流纹。陶瓷研究者用仪器观察宋代钧瓷标本,发现钧釉结构异常复杂,大体上分为四层:靠近胎体的第一层和第二层与天青釉的结构相同,蓝色层的上界呈变化幅度很大的波浪状,釉面下有许多气泡;第三层是紫红二色相互交错的不连续层;第四层即表面层,是整齐均匀淡蓝色的铜氧化层。这种釉层结构,对各种光波具有选择性的吸收和选择性反射能力,使釉层含蕴晶莹,优美动人。再加上釉层里的气泡对光线的搅动作用,从而形成特殊的断面结构和绚丽多彩的外观。

20.2607.jpg

  钧窑瓷器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釉面的“蚯蚓走泥纹”,当时的钧窑,力求釉色均匀,但由于瓷器在烧制中的窑温、釉色原料配比、烧制环境等因素的影响,造成了釉面在温度中的变化还原不一,才形成了走泥纹。泥鳅走泥纹在釉中呈现一条条逶迤不平,长短不一、自上而下的釉痕,在釉面上四处蔓延,如同蚯蚓在泥土中游走留下的痕迹,另外还有蛙卵纹,牛血纹等特殊的釉面纹理,但泥鳅走泥纹是钧瓷重要的特点。

  北宋是钧瓷发展的高潮时期,北宋亡国之后,北宋时期钧瓷的制作工艺失传,而窑址也随冰冻积水而下沉,至今无人得知。因此便有“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之称,可见钧瓷的珍贵和轰动。于是各地群起效仿,群窑林立,争相仿制这批北宋钧瓷,却依旧不得要领。直到1955年,禹县陶瓷厂研究摸索北宋钧瓷的配方,烧制工艺和技术,终于探索出了与北宋钧瓷胎骨釉质皆相似的瓷器,并且仿烧出各种颜色。但从北宋流传下来的真正的钧窑瓷器却是屈指可数,因此格外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