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以出现景观为绝。窑变釉色、纹路、色斑等穿插组合、融会交映往往会构成一副副栩栩如生的意境“画面”:暮霭霞飞、紫翠生烟、寒鸦归林、星辰满天、仙山琼阁、烟雨江南。“手法”大胆洒脱,意在笔先:或洋洋洒洒,或寥寥几笔,或恢弘或渺小。仁见仁智见智,画面体现的意境正是传统文人画所追求的境界,体现出表象意蕴之美。

钧瓷 (123).jpg

  中国美学非常强调“意”、“象”、“境”,在诗论上提出了“三境”:物境、情境、意境。所言“意境”便是作品所着力塑造的艺术之美潜在之境界,是艺术美感的深层次体验。情是人对客观事物的一种心理体验,美是主观之于客观的感知。钧瓷釉画是窑变釉色、纹路、色斑的偶然无意组合,本是最为抽象含蓄的,有无、是非、虚实,因情得景,由景生情,情景交融,浮想联翩,把人带入表象艺术意蕴之美的崇高境界。

钧瓷 (124).jpg

  釉画是“天成之作”,可遇不可求。工艺的熟练掌握会增大可能性,釉方配制、分层抹釉、烧成制度的控制等工艺过程是关键。釉浆是彩是墨,施釉是勾勒皴染,烧制是调整完成。钧瓷釉分底釉和面釉,施釉分浸釉和抹釉。底釉浸,面釉抹;浸抹两三遍,釉层厚而不平。钧瓷“聚釉成形”,施釉厚薄成色不一,有浅有深,有高有低,有动有静。在烧成上要求多变,氧化还原反复进行,不能一味地还原火保气氛求稳“死烧”,要稳中求险,充分利用氧化火的作用加剧窑变,方能烧得绝品。可以说钧瓷烧制是一门“火的艺术”,不能熟练掌握钧瓷“窑变”烧制工艺,那只能称为“烧火”了。

  以上就是禹州钧窑钧瓷网小编为大家带来的钧瓷的“釉画”的介绍,希望对您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