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夏的时候,刘朝远在父亲所留的钧窖内,不断地探索钧瓷烧制的技艺,凭着这些技艺也推动着瓷辉钧窑的稳步发展。“1982年,我父亲创办了神垕镇第一家民窑,那一年我8岁。可以说,我从记事起,就成长在被钧瓷环绕的环境里。钧瓷的艳丽和奇特让我如痴如醉。”刘朝远说。

  在刘朝远心里,其父亲和老一辈钧瓷艺人一样,踏实本分,一丝不苟,他们把自己的根都扎进了钧瓷这片艺术的热土。1982年,神垕镇的制瓷行业还是由国有企业所包揽。但刘瓷辉不甘只局限国有瓷厂的工作,凭着对钧瓷艺术的热爱和无限追求,在当年刘瓷辉在自家的院子里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窑口。业界都称他为民营瓷厂第一人。

钧瓷.jpg

  刘朝远近影

“父亲常常说,他便是一个玩泥巴的手艺人,从不吹嘘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而是将全部都体现在行动中。这种品质深刻影响了我。”刘朝远说,其父亲对钧瓷作品的创作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有时候为了一件作品几天几夜都呆在创作室,就像古人的闭关修炼没人敢去打扰他。

  青年时期,刘瓷辉和当代人一样,经历了参军,参加工作。直到2004年,经过这几年的生活经理,刘瓷辉发现自己的根还是在神垕,只有在钧瓷的艺术道路上,刘瓷辉才能找到方向,为此刘瓷辉辞了职,一头扎进了钧瓷的创作中。

  受父亲的影响,刘朝远跟父亲的性格很像,不善言谈比较内敛。在刘朝远看来,选定了方向就要全力前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刘朝远刚开始的作品主要受父亲影响,以传统造型为主。“根植传统,再谈创新,我现在还处于练好内功的阶段。”刘朝远说,在选择烧制方法时,刘朝远没有选择时下成品率较高的气烧,而是跟父亲一样,坚持传统煤烧。刘朝远认为,不管钧瓷以哪种烧制方法,都有自己的艺术特点,这些特点跟价值无关,跟鉴赏者的品味喜好有关。

 刘朝远一直认为,只有优质的钧瓷才有生存空间,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瓷辉钧窑一直的坚持,只做精品。在传统钧瓷的基础上,刘朝远追求“精、细、美”的钧瓷创造理念。在刘朝远看来,艺术的发展延续都是在不断的改变中传承的,这也是恒古不变的道理。“父亲拿手配釉、烧制,釉色以蓝紫、月白色彩为主,浑厚透亮,变化多端。他的著作取材极为广泛,器型以挂盘、瓶、炉、尊等为主。这些著作浑然天成,每个釉面总能幻化出美妙的风光,构成一幅幅叹为观止的奇特图画,具有明显的刘氏风格。”这些优秀的作品就像大海里的灯塔一样为刘朝远指引着方向。

  “父亲曾说,色美釉丰是瓷器之本,最美的瓷器应具有最美的釉色。他博采众长,勇于探索,大胆创新,形成了自己‘色佳气足’、‘造型变化多样’、‘釉色艳丽润泽’的独特风格。这也是值得我不断学习的当地。”刘朝远说,在延续传统的技艺中,融入现代的元素跟时代特征,这样才能迎合现在人的审美。刘朝远不断将现代社会的一些元素跟大家共有的审美尝试融入钧瓷创作中,用艺术的语言将作品跟鉴赏者搭建一条桥梁。

  2013年,取得诸多注目成就的刘朝远被评为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跟随着父亲的步伐和对钧瓷艺术不懈的追求,刘朝远带领着瓷辉钧窑不断向前。今天如果您有幸到瓷辉钧窑参观,映入您眼帘的是一个色彩斑斓的钧瓷世界。三个展厅中陈列了满目玲琅的钧瓷艺术作品,有外形巨大的瓷瓶作品,也有小巧精致的钧瓷物件,包含了钧瓷大部分种类。

  “千百年间,古人对钧瓷的烧成之谜并不完全清楚,但他们烧制出了众多流传千古的精品之作,靠的是天然天成的窑变。钧瓷发展到今天,釉色千奇百怪,器型各种各样,但由于审美的缺点,有些钧瓷著作的器型和釉色搭配并不好。在我看来,钧瓷精品应该简练大方,窑变天然,在传统的基础上靠近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刘朝远人为,现代钧瓷的发展必须符合现代人们的审美,否则一味地复烧古人的器型只会生产出来大量的赝品,必须在传统的基础上,保留传统,并将现在元素和审美融入到钧瓷的创作中来,再加上钧瓷艺人天马行空的构思,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方能创作出优秀的新时代钧瓷艺术品。

  在刘朝远的心里,父亲仍然像一座大山一样,那么深沉有力、稳定、厚实而威严。如今跟着父亲的脚步,凭着对钧瓷的热爱,刘朝远在钧瓷这条路上坚定不移,向着梦想,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