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世界著名的陶瓷古国,早在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制造和使用了陶器,瓷器则是更进一步的发明,China一词即有瓷器之意,瓷器的发明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从3000多年前的商、周的原始青瓷起,经秦、汉、南北朝到唐代得到飞速发展。北宋工匠在唐代花瓷工艺的基础上,创烧成功窑变铜红釉——钧瓷,以其"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独特窑变效果将瓷器由青白二色带入了五彩缤纷的世界,北宋徽宗时(1101-1125)成为御用珍品,诰封"神钧宝瓷",并在禹州市设置官窑,烧制宫廷用瓷,每年钦定生产三十六件,禁止民间收藏,因官窑地处禹州城内"古钧台"附近,故窑名"钧窑",瓷器名为"钧瓷", 它是我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然钧瓷造型端庄,窑变美妙,色彩艳丽,五彩缤纷,又为诸窑之冠,成为宋代五大名窑的之首。

  钧瓷起源于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那里地处山区自然资源丰富,有"南山煤,西山釉,东山瓷土处处有"的传说。据实践,生产钧瓷如果离开这些条件,在任何国家都不会成功。迄今为止,在禹州境内已发现北宋钧窑遗址多达40处,尤以神垕镇大刘山下最为集中。禹州现存最早的《钧州志》中说:"瓷窑在州西大刘山下"。

5.1524.jpg

  钧瓷的名贵在于其独特的窑变釉色,其釉色是自然形成,非人工描绘,每一件钧瓷的釉色都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即"钧瓷无双",且釉透,釉活,胎质精纯,坚实细腻,叩之声圆润悦耳,清脆动听,观之形端庄优美,古朴典雅。它的釉变色五彩缤纷、璀璨夺目、浑然天成,构成一幅幅神奇的图画,如寒鸦归林,夕阳残照,高山云雾,峡谷飞瀑,伯牙抚琴等等,这些釉变画,千变万化、意味无穷、千古耐看、颇具魅力,名人曾用"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雨过天晴泛红霞,夕阳紫翠忽成岚";"峡谷飞瀑菟丝缕,窑变奇景天外天"等来形容钧瓷窑变之妙,加之烧制难度,有"十窑九不成"之说,故成为连城之宝,人们将它和玉器、金银并列,民间有"钧与玉比,钧比玉美,似玉非玉胜似玉","黄金有价钧无价",国外更有"雅堂无钧瓷,不可自夸富","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之说。

  在禹州市神垕镇先后出土黑、褐釉高温窑变花瓷,被陶瓷学家称为"唐钧",它是宋代钧瓷的先声。宋"靖康之变"(1126年)后,宋室南迁,官钧窑停烧,钧瓷一时受挫。到金、元时代,钧瓷有了新的发展,各地争相仿制,风靡一时,钧窑播火全国。元末明初,因战乱和灾荒,钧窑生产渐衰。明、清时期,制瓷中心南移,北方诸名窑衰退,钧窑也基本停烧。清朝晚期,钧瓷复苏。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神垕镇烧制钧瓷者已有10余家。民国年间,因战乱、灾荒频繁,钧瓷生产举步维艰。至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后,因大旱和政局混乱,艺人外流,钧瓷生产趋于停产状态。

  新中国成立后,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钧瓷事业进入新的历史时期。1955年,钧瓷又在它的故乡——禹州市神垕镇得到恢复。1977年后,钧瓷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产销盛况空前。目前钧瓷产品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利用现代技术,突破了"钧不过尺"等界限。

  钧瓷与其他窑系不同,官、哥、汝窑皆主单青色,而钧窑独异。它不靠纹样装饰和人工绘画,而是通过窑变工艺,形成色彩不一、千变万化、出神入化之美妙图画,以其神、奇、妙、绝四大特色而名冠天下:以其玄妙独有的"窑变"艺术,创造出绚丽缤纷、千变万化的钧瓷神韵来。

  "神"在同施一种釉,一经烧制即呈现出色彩斑烂、乳光交融、变幻无穷且特点各异的产品来。故称"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是人意不可为的纯天然形成,恰似:"月夜望星空,晖晕自然成"。

  "奇"似琴如铃的开片声,优雅骇俗、寓动于静、伴以纵横交错的冰裂纹络,使其莹润釉质更加鲜活欲滴,视如碎裂,而指感光滑的釉面上呈现出珍珠点、蟹爪痕、蚯蚓走泥纹等奇妙的艺术效果。古语曾云:"官钧瓷器玉为泥",好似:"创过冰河玉凝透,碧莹浅底网捕鱼"。

  "妙":浑活莹润的钧瓷极富艺术灵犀,它能给人无限的遐想,即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线给你以新的发现、新的感受、灵动透活、别具神韵。似"指纹"般独一无二的窑变自身特色更是奇妙、迷离,因为你拥有任意一件钧瓷,你就拥有了世界上空前绝后的"唯一", 诗云:"钧瓷无双,窑变无对"。

  "绝":因"窑变"聚色成形,而形成景观者为绝,看似:暮沉霞飞、紫翠生烟、寒鸦归林,仙山琼阁等意境万千的钧瓷景观画卷来。诗曰:"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晚霞微茫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烟光凌空星满天,夕阳紫翠忽呈岚"。

  钧窑瓷器胎质细腻、坚实致密、扣之有声、清脆动听、圆润悦耳、犹如金属、釉色莹润、五彩缤纷、古朴典雅、艳丽绝伦,尤以多种窑变为其他窑口产品所不及,釉色红里透紫,紫里藏青,青中寓白,白里泛红,色彩纷呈,争奇斗艳。古人有"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上时"和"高山云雾霞一朵,烟光空中星满天;峡谷飞瀑兔丝缕,夕阳紫翠忽成岚"等诗句来形容钧瓷釉色的多样和窑变的微妙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