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钧窑钧瓷网了解到在一些与钧瓷相关的书里有这样一个记载:清光绪二十八年 (1902年),禹州知州曹广权给慈僖太后庆寿,征集工匠在州衙内设窑烧造钧瓷贡品,共挑选钧瓷炉、瓶、寿桃等36件珍品上贡。这批寿瓷形神兼备,宝光内蕴,莹润超玉,深受慈禧喜爱。

  这段文字记载传播了这样一个信息:清代末期,钧瓷因进入宫廷而声名鹊起,并有过一段短暂的辉煌。

钧瓷.jpg

  但是,通过对相关史料的查阅和当时情况的分析,曹广权根本没有可能为慈禧献寿,因而,钧瓷清末进人宫廷一事也就不复存在。

  首先,禹州还不具备烧制精美钧瓷的实力。钧瓷在宋代曾有过一段辉煌。宋南迁后,中原内战频仍,一些优秀的窑工也随之南迁。 至明代,钧瓷技艺几近失传。曹广权于清光绪年间(1901年)任禹州知州,任期4年,为禹州的发展做了一些好事。在禹州期间,曹广权关心钧瓷的恢复,不仅支持豫南公司,在禹州神垕创办了钧窑瓷业公司,并由州署垫付开办所需的部分资金,而且协助完善了公司章程,甚至写出了有关钧瓷制作的《瓷说)〉一文。尽管为钧瓷的恢复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但由于政局混乱,民不聊生,钧瓷的研制遇到了许多困难。对此,曹广权曾有一段文字记述:“近三百年来, 神垕瓷业仅有黄、白粗碗,而钧瓷的奥妙更无人知晓,召来诸匠选试,仅得天青一色,然多赘坠,又几经试验,漂选钵研,成色不到半相率。”这一段文字说明,曹广权为钧瓷的恢复确实作了多方面的探索,但仍未能探索出钧瓷釉色的真正奥妙,因此,根本不可能有宝光内蕴、莹润超玉的钧瓷作为贡品。

  其次,慈禧进行大规模的祝寿活动很不现实。曹广权于1901年底到禹州任知州,怎有可能1902年就组织窑工烧制出釉色精美的钧瓷?而生于1835年的慈禧时年67岁,历经了八国联军的侵扰, 刚刚在逃亡西安后返回北京,惊魂未定,百废待举,哪里还有可能再组织大规模的祝寿活动?

  此外,如果确实有钧瓷作为贡品送到宫里,故宫博物院应该有所留存,至少有所记载。但至目前,仍未见到相关的资料和报告。

  神垕钧窑钧瓷网认为上述资料旨在说明一个问题,清朝末年,受古玩商高价收购宋钧的影响,一些陶工曾立志恢复钧瓷,作了一些有益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经验。但这种恢复是很有限的,真正能称得上艺术品的钧瓷屈指可数。否则,也就不会有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钧瓷恢复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