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沧桑,文化的灿烂”,造就了中国钧瓷的伟大和崇高。钧瓷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许多历史名人为钧瓷魅力倾倒,或以产业支持、或以诗文赞扬,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印记。

20.31905.jpg

  |大宋官窑作品|柴烧手拉瓶

  宋徽宗与钧瓷

  钧瓷兴于唐,盛于宋,与宋徽宗赵佶有着很深的渊源。宋徽宗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才子文豪,他是瘦金体和工笔画的创始人。他强调形神并举,提倡诗、书、画、印结合。宋徽宗在位期间,艺术文化和钧瓷烧制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20.31906.jpg

  宋徽宗作品|《腊梅山禽图》

  宋钧官窑烧制瓷器可以不计工时,不计成本,务求极精极美。所用工匠都是从民间选出来的能工巧匠,所以制品的精细程度和艺术品位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宋徽宗甚至将钧瓷作为对功臣的特殊封赏。正是宋徽宗对于钧瓷的推崇,使它成为了北宋晚期只准皇家所有,不准民间收藏的“君王之瓷”。

20.31907.jpg

  |大宋官窑作品|鼓钉洗

  明世宗与钧瓷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宋代的百花争艳经元代的过渡,变成了明代几乎是景德镇一枝独秀的局面。景德镇陶瓷中心形成,出现了青花瓷,斗彩等。嘉靖年间,明世宗曾以重金购一钧瓷花瓶,为其神韵赞叹不已,并写下了“承载皇天共垕土,祈君神韵翊君行“,为其儿穆宗起名朱载垕,为其孙神宗起名朱翊钧,以祈神钧宝瓷的再现。

20.31908.jpg

  |大宋官窑作品|柴烧乐瓶

  但到后世朱翊钧当皇帝时,却因“避讳”而使钧瓷制造业遭遇寒冬,技艺逐渐失传,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雍正皇帝、唐英与钧瓷

  雍正皇帝钟情于宋五大名窑,尤为酷爱钧瓷,仿制出汝官哥定瓷后,雍正一直想重新烧制钧瓷。

20.31909.jpg

  |清雍正款窑变火焰红釉瓶

  1729年,为迎合雍正皇帝的爱好,景德镇督窑官唐英特派专人前往钧洲实地考察窑址,打探钧窑釉色的秘密。留下《送吴尧圃之钧洲诗》,其中有“此行陶冶赖成才,钟鼎尊缶关国宝,玫瑰翡翠尚流传,搜物探宝寻故老”。后在唐英的细心研究下,终于在景德镇仿制出了让如今众多文博专家难辨真伪的“仿钧瓷”。

  乾隆皇帝与钧瓷

20.31910.jpg

  |乾隆款仿钧窑双耳瓶

  乾隆皇帝藏宝无数,对钧瓷亦极为推崇,其中有《题钧窑碗》:钧窑都出修内司,至今盘多碗难致。内府藏盘近数百,碗则星辰见二一。何物不可穷其理,碗大难藏盘小易。于斯亦当知惧哉,愈大愈难守其器。另有《赏钧红》诗,是这样写的“晕如雨后霁霞红,出火还加微炙工。世上朱砂非所拟,西方宝石致难同”。

  启功与钧瓷

  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会长、书法家启功十分喜爱钧瓷,曾以自己的101幅作品换钧瓷一件,并诗赞钧瓷:“钧瓷好,异彩有渊源,擅胜四朝称美器,重苏古址炫中原,四海举弥喧”。

20.31911.jpg

  |大宋官窑作品|九州如意

  姚雪垠与钧瓷

  姚雪垠以一首《寒鸦归林》,歌咏钧瓷挂盘山水小品“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晚霭微茫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文笔意境俱佳,与钧盘相映生辉,相得益彰。

20.31912.jpg

  |大宋官窑作品|龙凤挂盘

  季羡林与钧瓷

  季老对钧瓷可谓情有独钟,参与设计了钧瓷国礼。大宋官窑作为钧瓷行业的佼佼者,进入到2003年博鳌国礼的备选名单中。

20.31913.jpg

  |大宋官窑作品|乾坤瓶

  为准备国礼作品,大宋官窑与国学大师季羡林一起,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和素材,把民俗的、传统的、吉祥的图案结合在一起,最终确定以中国传统吉祥元素,设计出代表《乾坤瓶》。

20.31914.jpg

  2006年,季羡林老先生95岁生日时,大宋官窑将《福寿桃》作为贺礼送上,表达对先生的敬仰和祝福之心。

20.31915.jpg

  |大宋官窑作品|祥瑞瓶

  钧瓷窑变无双、绚丽多姿,令许多艺术大师为之心醉,留下了无数的诗画故事。一千年来,薪火相传,大宋官窑传承宋代钧官窑品质,致力于打造一件世代相传的精品钧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