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突如其来的这场疫情让很多人开始静下来去思考“殷忧启圣,多难兴邦”。从长发展来说这次的疫情是一个提醒,是惊醒我们每个人的一次警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疫情过后,钧瓷行业应该何去何从?可能很多人说要抓住这波疫情过后的互联网、自媒体、直播间等等。但是这都是建立在有一定的基础之上才能发挥他的最大作用,如果解决不了根源问题,再好的方式也都是华而不实,徒有其表罢了。

20.32005.jpg

  钧瓷行业自上世纪90年代进入私营时代,直到2014年左右说对钧瓷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可以说是中国经济额高速发展下,消费者对物质需求的极度匮乏造成的,说白了做什么都有人要,做的好坏都有人要,绝对的卖方市场。这个“黄金时期”造就了钧瓷行业的繁荣,可是繁荣背后呢?是钧瓷人对于钧瓷文化的误读,对钧瓷历史的无知,对钧瓷艺术的盲目.....

  钧瓷文化是什么? 开窑变艺术之先河,奠定了钧瓷五大名窑的地位;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但这都是表象,钧瓷的出现是神垕的窑工在借鉴汝瓷、鲁山花瓷等多种瓷的烧制工艺,如果不是烧瓷人的匠心独运和大胆尝就不可能有钧瓷的一抹红,就不可能开创铜红釉窑变的先河。所以说钧瓷文化的精神是一种创新探索精神,是一种敢为人先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才成就了钧瓷的艺术魅力。

20.32006.jpg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任星航作品《子鼠杯》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钧瓷在历史上有过辉煌,有过衰落。兴衰本身是历史的规律,钧瓷的兴衰客观上与历史有一定的发展,但是钧瓷本身的问题也不得不重视;历史上宋代有官窑和民窑两种窑系,钧官窑因为北宋王朝的覆灭而消失,而民窑则以其符合时代需要而发展壮大,以至于形成了庞大的北方钧窑系。进入明清时期,钧瓷仍在烧制,但已经逐渐走下坡路了。究其原因是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需求,而景德镇历经千年的繁盛,成为全世界的瓷都靠的是不断突破和创新,适应时代,打破传统。而钧瓷呢?稍微有一点新的东西尚不能容,何谈创新,何谈兼容并包,一味的坚持所谓的传统,所谓的工艺,岂不是冥顽不化,可悲可叹。

20.32007.jpg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国政作品《鸡心杯》

  艺术的本质对艺术创作者来说就是感性认知到理性认知的升华,在钧瓷艺术中,所有的钧瓷艺术均被赋予了天然、窑变、不可控这些概念。钧瓷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成为钧瓷艺术的代名词,这就给人一个暗示,钧瓷是窑变的艺术,是火与泥的艺术,而非人的艺术,然后就想当然的把钧瓷艺术交给了窑与火,而匠人所要做的只是如流水线的工人一样把型拉好,釉上好,窑烧好,并不去考虑如何实现个人思想的表达,把一切全部归为天意,都归位窑火。总之,烧的不好是天意不关我的事;如果烧好了,又跟我有关了,还美其名曰:天人合一,岂不是贻笑大方。忽略了人的情感表达,一味的去追求“天人合一”就是一种不劳而获的思想,是一种靠天吃饭的思想。风调雨顺可以丰收,一旦天公不作美,就只能颗粒无收,这就是钧瓷如何发展始终走不出去的根本原因。

20.32008.jpg

  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辛国正作品《逍遥杯》

  产品是一切商业运作的根本。记得有个朋友跟我说过:没有产品的创新就不要谈运作;作为钧瓷窑口,产品如果不能做到独特性、创新性,就无法实现任何商业运作,就不可能有出路。只能是不断的重复着模仿—低价—无利润—库存积压的死循环。这样以来,垃圾产能过剩,创新动力不足,倒下就不可避免。好的产品应该是以客户的情感需求和实用需求为出发点,根据自己的材质属性去设计开发,更好的服务于人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而不是沉浸于“钧瓷无对,窑变无双”、“始于唐,盛于宋”、“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这些宣传语中,盲目的把产品当成艺术、当成美、甚至当成文化的象征。作为产品的设计和创作者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一切从市场也就是从人出发,才能做出来好的产品,才能真正的服务于生活。

20.32009.jpg

  任英歌作品《蝶恋花》

  渠道决定了品牌运作的成败,钧瓷行业的渠道混乱造成了钧瓷整体品牌形象的缺失。首先简单说明两个概念:渠道是什么?简单来说渠道是销路。但是好的品牌渠道是价值传递的媒介,这个价值包括产品价值和服务价值。只有把产品和服务传递给客户才能成为好的品牌渠道商,才能让品牌被别人认可。那么什么是品牌?说简单了就是别人对你的认可。拿一个人来说就是他在别人眼里的看法,试问谁会借钱给一个没有一点信誉的人,谁会跟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谈合作。品牌就是一个人,你可以包装,但是内在的东西当别人认清楚的时候就无法伪装了。试问钧瓷行业简单粗暴的渠道模式如何能让品牌得到成功,没有契约精神的合作最终是对双方的共同伤害。

  中国为瓷器之国,瓷种不胜枚举。钧瓷只不过沧海一粟。翻江倒海,尚需时日。唯有内修于心、外修于形,方能逐渐壮大。每一次危机从商业的角度来讲都是对一个行业的洗牌,只有“危”才能淘汰那些脆弱的、不合格的模式,让那些有潜力、能够适应未来的商业模式有“机”。危机是一次淘汰,是自然法则中严酷的优胜略汰,可能这很残酷,但是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不是利用好每次的危机,而是把根基打牢,在危机来临时有活下去的筹码。因为,只有活下去才可能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