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市神垕镇,是钧窑的发源地。作为世上唯一的高温窑变瓷,每一件钧瓷都独一无二。早在1000多年前的宋徽宗时期,钧瓷已成为皇家贡瓷,每年官窑出炉上万件,只挑选36件珍品上贡,其余全都砸碎埋地,不允许流入民间。”

  大宋官窑总经理辛文飞在访谈中谈到:对钧瓷的传承,除了古法技艺,老祖宗们去反求真的精神,更不能丢。遵循宋代官窑极为严苛的标准,稍有瑕疵,都要砸掉。

  而工匠把砸碎的钧瓷,叫做钧魂。

5.2536.png

  “人无魂,不能立于世;钧无魂,不能出珍品。” ——苗峰伟 大宋官窑董事长

  事实上,钧瓷制作诞生于传统手工业时代,一件钧瓷,从采料、到定型、烧制,多达72道工序,每一道都有精密严谨的要求。一个小小的差错,都会前功尽弃,也因此业内有“十窑九不成”的说法。在90年代“荣昌钧瓷坊”(“大宋官窑”前身)初创时,市场可谓乱象横生,极低的成功率加上技术不成熟,一些企业受利益诱使,用粗制滥造的方式扩大生产规模,用低廉的价格沿街叫卖;而更多小型窑口则采取这样一种策略:精品在自己家里卖高价,次品到神垕的钧瓷市场卖低价。这样的环境下,不少媒体都发出了“救救钧瓷”的呼声。

  而管理团队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全部砸掉,一件不留。更严格规定,任何人绝不许带出去一件次品,违者一律开除。当时很多员工不理解,认为“企业总是要做生意的,就这么个砸法,路会走不长”。但很快,企业开始全面推行精品路线的经营战略:造型、成型、上釉、烧成各个环节有专人负责,每件作品的底部都打上注浆工及上釉工的编号,工资与产品质量挂钩,出珍品者奖,出次品者罚;最终成品由9名省级以上工艺美术大师组成的专家组挑选。伴随着市场的逐步打开,大宋官窑人开始相信:伴随着中国社会已经步入小康,越来越多国人开始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审视和感受艺术之美,更多专注于文化创造和艺术创造的人也能够被社会认可,并为之买单。

  2003年博鳌论坛是大宋官窑发展的一个重要契机,管理团队敏锐捕捉到伴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强大,越来越多的国际会议在国内召开的契机,多方运作,使钧瓷以国礼的名义“走出去”,跻身这个重要的国际平台。“03年博鳌论坛的钧瓷国礼,就是从28000件里面砸出来的。”凭借精湛的工艺与背后身后的文化底蕴,钧瓷成功通过国际会议,成为代表中国的一张文化名片,大宋官窑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大宋官窑正是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一个缩影。中国文化形成产业的时间是上世纪九十年代,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使“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在全球背景下,文创产业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分显著。约翰·霍金斯在《创意经济》一书中指出,全世界创意经济每天创造220亿美元产值,并以5%的速度递增。许多西方国家已经将文创产业视为支柱产业,产业增长值超过GDP总增长值许多。

  追根溯源,文创产业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是一种推崇创新和个人创造力、强调文化艺术对经济的支持与推动的产业。在中国,文创产业也是伴随着小康社会的建成、人民群众多层次的文化需求提升而发展的;伴随着“一带一路”政策,文创产业也正在突破行政区划的阻隔和产业门类的分割,整合国际化资源,开拓国际化市场。快速的同时,也诞生了诸多问题,《中国文化产业年度发展报告2019》中指出:2018年文创产业受资本市场影响巨大,具体表现为上市文化企业市值蒸发,变卖资产抵御寒冬,2018年年初文化传媒板块总市值高达10953亿元,截至11月仅剩6481亿元,缩水超过40%。资本逐步撤离,投资收益减少,倒逼文化产业进行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行业公司抱团取暖,通过高度整合行业资源,实现跨界融合,由行业内头部资源组成链条,使全产业链形态基本完备,在客观上推动了行业进一步发展。

  作为行业龙头,大宋官窑也从未停止变革的脚步2018年初,在河南省第十三届人代会上,当选为省人大常委的苗峰伟向透露:大宋官窑已在美国纽约、洛杉矶,法国巴黎和沙特阿拉伯迪拜完成艺术中心选址,正在进行手续办理和建设使用。

  今天,海内外收藏者不仅能通过机场、高铁站等高端体验店,更能通过电商网络挑选心仪的瓷品。文创产业面对的是长尾市场,在经营过程如何有效的触达消费者,是发展中必然会面对的一个难题,在这背后,大宋官窑在数年前即以关注数字化转型,通过云端信息系统,将生产、门店、网店、仓储物流连接打通,能够更有效的精准触达消费者,并提供良好的体验,以消除管理的后顾之忧。相信大宋官窑,很多老主顾甚至直接委托挑选和寄送,充分信赖。而在于消费者沟通过程中,大宋官窑同样通过与用户的持续触点,传递中国传统文化。文创产业的源头是文化,持续的影响消费者关注和认可背后的中国传统文化,进一步加强了用户粘性。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做企业与制瓷一样,有千万种可能,但唯有用心,才能感知天地间的道法自然。”秉承这颗初心与匠心,这恰是钧瓷的魅力所在,也是文创产业变革的启示。

  初心和匠心都是一颗心,大家原本的心都是很清澈的,像婴儿一样,但是在市场环境当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的心就会有灰尘,所以现在我们要回归初心,恢复本身的爱、仁、义和力量。我们在看到很多有形东西的同时,也不要忘记我们的内心,如果我们每个企业家都有这种精神、都能激发出这种力量,是非常了不起的。